湖畔大學,一個極其危險的政治信號 資本巨頭合流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打印本新聞 (被閱讀 次)

 

  如果說以前的資本巨頭還是以各自利益為戰的話,湖畔大學的產生,則標誌著一個危險的政治信號:資本巨頭們有著合流的趨勢。這是他們對中國正在發生的變局的新應對,也是這些精英前台人物不甘於被操控的命運而要想獨立自主而建立的新組織。

  號稱世界第一的湖畔大學

  湖畔大學,號稱由馬雲、柳傳誌、馮侖、郭廣昌、史玉柱、沈國軍、錢穎一、蔡洪濱、邵曉鋒等九名企業家和著名學者等共同發起創辦。

  但從其運營來看,教務長是阿裏巴巴的曾鳴,基地設在杭州,馬雲為校長,毫無疑問,這是以馬雲為核心的一個新組織。

  湖畔大學從2015年開始第一期招生,第一屆主要方向是互聯網方向的創業精英,錄取36人,以80、70後居多,其中既有王利芬這樣的業界名人,也有汪小菲這樣的明星型富二代。

  2016年第二屆的招生擴大到傳統行業,錄取39人,學生平均年齡也達到了37.3歲的高齡,裏麵既有像杭州外婆家吳國平、西貝賈國龍這樣的餐飲界大腕,也有58同城姚勁波這樣的互聯網創業成功人士,有顧家家居顧江生、科大訊飛胡鬱這樣的各自業內的領軍人物,有霍英東的孫子霍啟文這樣的富三代,其中更是有8家上市公司,12家年營收5億以上的企業。

  2017年的招生範圍進一步擴大,涉及醫藥醫療、保險金融、投資、食品、日化、家居、通訊、教育、互聯網、新能源、智能製造、新科技等12個社會重要領域的企業,幾乎囊括了國家經濟的方方麵麵。

  第三屆符合初審的報名人1,080人,湖畔大學重點走訪了300多家,最後錄取了44人,錄取率4.07%,而世界競爭最激烈的斯坦福大學錄取率為4.4%,因此湖畔大學教務長曾鳴稱湖畔大學是世界第一。

  湖畔大學規劃占地麵積的新校區位於杭州市餘杭區倉前鎮,預計2020年投入使用。屆時招生規模有望進一步擴大,除了CEO班,逐步開設CTO班、CPO班、CFO班,甚至研究企業二代如何接班。

  湖畔大學的野心

  在挑選學員方麵,除了設置了三年創業經驗、三十名以上員工、納稅三年,並擁有三千萬營業額的基本門坎,湖畔大學要求報名者必須有三位保薦人,其中至少一位指定保薦人。

  保薦人是什麽呢?應該嫁接自中國傳統曲藝圈的收徒製度,相聲行業如果一個人想拜師學藝,需要引師、保師,引師如同介紹人,師徒之間他需如實介紹有關情況,師徒雙方都滿意才行;保師就是起到個保證作用,既保證師父耐心傳藝,又保證徒弟認真學習,為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夯實基礎。

  保薦人製度,說白了,就是混圈子,要進入這個圈子就必須有合格的保薦人,要保證這種關係的牢固性。因此湖畔大學絕對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傳道解惑的學校,而是一個圈子,是一個牛X商人的圈子。

  湖畔大學保薦人名單

  按照馬雲的設想,未來的中國500強企業中,應該至少有200強出自湖畔大學,這是一個極具野心的規劃,意味著湖畔大學要成為未來中國經濟頂級精英的教父。

  2017年湖畔大學第三期開學典禮中,馬雲更是提出了為市場立心,為商人立命,為改革開放繼絕學,為新經濟開太平的宣言,這意味著馬雲不僅僅要當中國經濟的教父,還要當聖人,要萬世師表。

  不僅有湖畔大學,馬雲旗下的雲穀學校還在進行經濟精英下一代的培養,從父到子,一攬子教育計劃,徹底改變未來中國經濟人的大腦。

  這是一個偉大的計劃,也是一個極其危險的信號。

  東林書院,帝國危機之源

  東林書院創建於北宋政和元年即公元1111年,位於今江蘇無錫市,是當時為北宋理學家程顥、程頤嫡傳高弟、知名學者楊時長期講學的地方。後廢。

  明朝萬曆三十二年,也就是公元1604年,由東林學者顧憲成等人重新修複並在此聚眾講學,他們倡導讀書、講學、愛國的精神,引起全國學者普遍響應,一時聲名大噪。

  顧憲成撰寫的名聯風聲雨聲讀書聲聲聲入耳,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在心更是家喻戶曉。有天下言書院者,首東林之讚譽。東林書院成為江南地區人文薈萃之區和議論國事的主要輿論中心。

  正是這個標榜讀書、講學、愛國、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的東林書院,在組織講學的基礎上,發展成為東林黨,也正是東林黨,敲響了明帝國亡國的喪鍾。

  東林黨實際上成為當時地主、商人、官僚的代言人,他們鼓動商人不納稅,以藏富於民的名義讓中央財政空虛,而官商階層占有巨額的社會財富,最後的結果是崇禎皇帝打仗沒有錢,眼睜睜看著滿人入關,亡國。

  官僚商人與女真人做買賣,其中鐵器火藥交易又是重要的交易對象,這直接導致了女真人軍力的崛起。

  東林黨顯著的特征是:以講學的名義聚集勢力,最後這個學院不僅在朝廷裏有大批的東林黨高官,還在江南地主、商人階層有廣泛的支持,最後形成了官商大合流,成為明帝國的一個巨大毒瘤。

  這個毒瘤已經形成一個生態,他們在言論上以清流自居,掌握了話語權,在政治執行層麵上有官僚係統的支撐,在基層有經濟領域商人地主的支持,真正是要人有人、要錢有錢、要言有言而呼風喚雨。

  湖畔大學,一個危險的政治信號

  毫無疑問,湖畔大學現在也是一個講學的地方,建立這個大學的精英們都是掌握著巨大社會財富和社會權力資源的中國經濟領域的牛人,這些牛人背後更有著複雜的利益權力交織。

  如果說以前的資本巨頭還是以各自利益為戰的話,湖畔大學的產生,則標誌著一個危險的政治信號資本巨頭們有著合流的趨勢。這是他們對中國正在發生的變局的新應對,也是這些精英前台人物不甘於被操控的命運而要想獨立自主而建立的新組織。

  不管這個組織的口號有多誘人,目標有多偉大,但其中的風險已經不言自明。這些社會商界精英的抱團後麵有著什麽樣的演變,已經變得可以預見:商、官合流,形成新的生態,這個新生態係統的後麵,必然有著更大利益要求。

  這個利益要求是什麽呢?

  黃埔軍校之後的北伐

  黃埔軍校的建立注定與以後的北伐戰爭相聯係,孫中山從最初開始籌辦軍校起,就是為以後掃除列強除軍閥的北伐戰爭作準備的,因此它的建立對以後的北伐戰爭產生重大的影響。

  北伐戰爭中北伐軍將士犧牲了大約7.5萬人,其中黃埔軍校的學生犧牲大約3萬人。

  黃埔軍校培養出來的學生人才薈萃,不勝枚舉。如共產黨內周恩來、陳毅、林彪、陳賡、羅瑞卿、葉劍英、項英等都出自於黃埔軍校。

  黃埔軍校的第一任校長是蔣介石,如果沒有黃埔軍校的底子,這個來自浙江溪口的小個子,絕對不會有後來的政治成就。

  馬雲2017年湖畔大學第三期開學講話:湖畔大學前十年,我們希望所有進入這個學校的人,你們就像黃埔一期二期一樣,認認真真、腳踏實地,到這裏跟我們一起建立這麽一個學校,這個學校已經不是一個民營企業學校,這個學校更不會小到說我們跟國有企業去競爭。更大的要求是什麽?似乎已經不言自明。

  馬雲湖畔大學被喻東林黨 柳傳誌:想起文革

  針對外界將馬雲等中國知名商人創辦的湖畔大學比作結黨營私的東林黨,柳傳誌於北京時間11月20日發文回應。

  綜合媒體11月21日報道,湖畔大學是由中國網絡巨頭阿裏巴巴掌門人馬雲聯合中國巨富馮侖、郭廣昌、史玉柱等人在浙江杭州所創辦的學校。

  柳傳誌在《為湖畔大學正名》一文中表示,近來,中國社會有一股歪風,將矛頭對準民營企業家階層。將社會兩級分化的根源、貪腐的根源、環境破壞的根源,都歸咎於企業家身上。 另外,他指出,不少聲音又將此上升到階級鬥爭的高度,認為改革開放出了新興資產階級,正在興風作浪。

  柳傳誌說,尤為甚者,有一篇文章把湖畔大學比為東林黨的集結地,言之鑿鑿,分析深刻。 柳傳誌口中的東林黨是指,明朝末年以江南文官為主、各省士林相依附而成的一個儒家政治集團。東林二字取自於顧憲成講學之東林書院,是為東林黨稱之發端。 不少聲音稱,東林黨為後世帶來的積極意義包括反對空幻虛無,提倡求真務實、實學實用。但其缺點也較為明顯,主要被認為缺乏治國才能,黨同伐異。對於明朝的滅亡負有曆史罪責。

  為湖畔大學正名

  柳傳誌

  2017年11月20日

  前不久,我在湖畔大學給第二期學員講了一次課。學員們年齡不齊,有可能差出20年紀,但個個老神在在,頗為自信。翻開花名冊一看履曆表,不少都是知名企業家。在商討講課內容時,學員代表專程來到北京,從新穎的角度給我提出要求:希望我能從聯想成活的幾個關鍵時刻找出幾個勝負手意即這麽做,事情就成了,那麽做,事情就壞了,還要求講清背後的思考。中歐工商管理學院的資深教授梁能先生和我合作授課,為講好這次課,我們線上線下碰過五六次,但結果都沒有學員們要求的這麽深刻。畢竟我在商場裏摸爬滾打了30餘年,曆經風險無數,死裏求生之戰屢見不鮮,這個題目幾乎是為我量身定做的,我很高興按他們的要求去講課。因為這啟發我把以前打仗的細節回想一遍,並重新再做總結。

  講課時學員們神情專注,提的問題正到好處。有一個學員提的問題正是我引而不發的,他一問,不由我脫口叫了一聲知音啊!一堂課講了整整一天半。30餘年,我參加各種論壇、座談、講課,人數從幾十到上千,次數已無法計算,印象最深刻的當屬這次。已無分教與學,實際是相互交流。誰也不端著,誰也不裝,都是打過仗的人,我一講他們就明白,他們一問,就直指要害,不由你不大呼過癮。我的秘書老怕我累著,我心裏話,要是商學院也有這樣的學生,也這樣講課,我就改行到商學院去當教員,準能延年益壽。可惜商學院沒有這樣辦學的。

  記得2012年馬雲找我說起辦湖畔大學的事,請我當校董,並談到當校董的責、權。責任是一年要授課一次,權利是可保薦學員一名。當時我心中並不以為然,送一名學員去上學,難道還是多大的權利不成。不成想才辦到第三期,湖畔大學名揚四海,報名者幾乎千中取一,保薦一名學員真是天大的權利。因為知道我有這個權利而要求我推薦的朋友著實不少,弄得我委實難做。我明年將主動放棄這個權利,免得得罪朋友。

  湖畔之所以辦得好,首先是馬雲著實下了心思。從中國要培養什麽樣的企業家(不是職業經理人,而是企業家),從什麽樣的人中,以什麽樣的方法去選拔學員;從應為他們設計什麽樣的課程,如何去選請教員;從學員需要什麽樣的授課氛圍,到如何營造這樣的氛圍;一次又一次的討論、醞釀。醞釀者有校董及各行各界的誌士能人,當然,以企業界為主。我第一次參加會時,心情多少有點兒是為麵子而來,眼見得,議論的事一件件一樁樁的全在落實,甚至超出預計,不由得我不端正態度,打起12分的精神參會和授課。每次從杭州回京,總要心生感歎。從馬雲辦淘寶網說要把生意做到幾千個億,我開始就不信,最後不出幾年,大規模超額完成。從他說要把雙11辦成一個光棍節,我就又當笑話聽,又是不曾想不出三年,真成了轟轟烈烈的搶購節。這次辦湖畔大學是被馬雲當做百年大計辦的,他說他從阿裏退休後就隻做公益和當湖畔大學的校長了。我覺得他是認真的,所以現在對他的尊稱就是馬校長。

  前幾年,社會上有一股風,矛頭直指民營企業家階層。把社會兩極分化的根源、貪腐的根源、環境破壞的根源,都歸結到企業家身上。又上升到階級鬥爭的高度,認為改革開放出了新興資產階級,正在興風作浪。尤為甚者,有一篇文章把湖畔大學比為東林黨的集結地,言之鑿鑿,分析深刻。說的話,像是中東的恐怖基地。此文過些日子就又傳上一陣,不由你不想起文化革命。類似這樣的文章、說法,自然會攪亂人心,特別是對企業家。為此,我和企業界熱愛國家、熱愛中華民族的朋友,都認為應該發聲。上次在湖畔大學講課之時,我即在課堂講過,我一定要寫一篇在湖畔議事、講課的過程,為湖畔大學正名、為中國企業家正名。

  十九大東風浩蕩吹散霧霾,中國企業家精神抖擻,應在經濟領域弘揚正氣,大展宏圖。當然我們更要小心謹慎,端正言行,要在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複興的宏偉事業中成為骨幹力量!

zhuniang 發表評論於
吃貨2001 發表評論於 2017-12-07 08:59:41
八戒很久沒來這兒了,不過新近出來的“國色”和豬的發言很接近,其出來的時間也和豬消失時間吻合,應該是豬轉世了。

----------Hahahaha!
Lion's 發表評論於
一幫新生資產階級巨頭,在握有經濟話語權之後,妄圖掌控政治話語權。警惕哦!中國。
nyfries 發表評論於
史玉柱最惡心,騙了多少老百姓的血汗錢買他的腦白金。shit yuzhu .
吃貨2001 發表評論於
ccn 發表評論於 2017-12-07 08:37:36
八戒沒發言,應該是沒得到上級指示精神吧。
=======================================
八戒很久沒來這兒了,不過新近出來的“國色”和豬的發言很接近,其出來的時間也和豬消失時間吻合,應該是豬轉世了。
磨不開 發表評論於
和黨玩貓膩?
ccn 發表評論於
八戒沒發言,應該是沒得到上級指示精神吧。
可選項123 發表評論於
馬雲不會有好下場,不信走著瞧。紅頂商人曆來危險,尤其覺得自己的錢是憑自己的本事掙的,有權決定怎麽花。
安倍退四 發表評論於
作者這樣歇斯底裏反東林黨,那自認是閹黨了?
vawong 發表評論於
民間資本想用錢來影響權了。要引領而不是聽命了。好戲開場
不言有罪 發表評論於
想和皇上和紅二代紅三代分一杯羹,做夢。
elfen2299 發表評論於
中國事實上還在封建社會裏
國境之南 發表評論於
資本巨頭內心深深的恐懼感讓他們開始抱團取暖了,他們難道不知道政府最怕的就是民間組織,不管你是什麽性質,中國民主黨或者紅歌會都是大忌
nanxun_ 發表評論於
泡杯茶先。迫不及待等著看好戲啊!這些俾倪世人與貪官勾結從百姓身上吸血肥自己的奸商們,早就該死了。
問題哥 發表評論於

君奴豈無別,
膽敢辦大學?
此文發警告,
當心命要絕。

pan2012pan 發表評論於
不知習還留著馬大騙子幹嘛?
su5 發表評論於
他們利用這體製發了財,他們也懂得這體製可以讓他們歸零。
mandike 發表評論於
  東林黨實際上成為當時地主、商人、官僚的代言人,他們鼓動商人不納稅,以藏富於民的名義讓中央財政空虛,而官商階層占有巨額的社會財富,最後的結果是崇禎皇帝打仗沒有錢,眼睜睜看著滿人入關,亡國。
----------------------
話裏有話,建議大家看看羅振宇的直播。劍指這些大佬們崇尚的數字貨幣。
難兄難弟不易 發表評論於
要動手了?輿論先行!
largesammy 發表評論於
東林黨和閹黨都齊了,果然是萬馬齊喑的時代,有好戲看了。
忽然俺有很強的預感 發表評論於
馬雲太狂妄了,真是no zuo no die。中國和西方的曆史文化傳統是不一樣的。還是另外一個馬—馬化騰,最醒目,悶聲發大財,低調得不得了。馬雲越來越得瑟了,但是看這兩天的花邊新聞,看來是要有大麻煩了。
王劍 發表評論於
如果資本想參與政治,還是被搞死好
bashfulx 發表評論於
中國的Rothchild and Buildberg
kingofLiu 發表評論於
早死,社會主義不反對個人富裕成為資本家,但是如果資本家聯合起來就威脅到政府了。
華府采菊人 發表評論於
關鍵是馬雲之流要學生效忠誰?
若效忠的對象是校方,死定了,但校內處處掛習像習語錄,就可更上一層樓了。
但一定要求校友抱團需適可而止。
老人新ID 發表評論於
一旦習大大把湖畔大學看成當今的東林書院,那馬雲們就完了,湖畔大學也就完了。
問題不在於馬雲們怎麽做,而在於習大大怎麽看。嗬嗬,馬雲同學還是小心為好啊!
MJ0324 發表評論於
這些和包子有何區別?
msm 發表評論於
馬雲們在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