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特朗普點燃火藥桶的耶路撒冷 是座怎樣的城?(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打印本新聞 (被閱讀 次)
原標題:“逼”特朗普點燃火藥桶的耶路撒冷,是座怎樣的城?

由於猶太人和阿拉伯人對這座聖城的“雙重認同”,注定了它無法平靜。

“這是沙漠中一座四麵圍牆的山中城堡,撲麵而來的是傲慢與荒涼之美,毫無淨化的悲劇之美。”曾有到訪耶路撒冷的文人墨客這樣描寫這座基督教、猶太教與伊斯蘭教的聖地之城。耶路撒冷有3000多年的興衰史,過去的大半個世紀,由於猶太人和阿拉伯人對這座聖城的“雙重認同”,注定了它無法平靜,也被人為隔斷。



近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對耶路撒冷地位問題的種種表態,特別是要把美國駐以色列使館搬遷到耶路撒冷的說法,無疑將會使耶路撒冷再度處於紛爭之中。筆者10多年來,在以色列留學、到以色列考察,一次次被耶路撒冷的曆史和魅力所吸引,也一次次為它承受宗教與民族之爭而呈現出的複雜和苦楚感到惋惜。

以色列掌管耶路撒冷半世紀



耶路撒冷城區麵積隻有125平方公裏。在希伯來語中,耶路撒冷是一個組合詞,意為“和平之城”;在阿拉伯語中,耶路撒冷就是“聖地”。以色列國家統計局2015年的統計數據顯示,耶路撒冷地區共有85萬常住人口,其中世俗猶太人約20萬,正統猶太教徒約35萬,阿拉伯人約30萬。考慮到大部分耶路撒冷的世俗猶太人基本都住在城外的幾個衛星城,所以耶路撒冷幾乎可以理解為是正統猶太教徒和阿拉伯人居住的一個城市。最近幾年暢銷書《人類簡史》《未來簡史》的作者、世俗猶太人赫拉利就住在城區以西12公裏的一個小鎮上,而像2005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正統猶太教徒奧曼教授,就住在距離老城不遠的一個傳統猶太人街區。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耶路撒冷曾由聯合國管理。1948年以前,約旦軍隊控製整個耶路撒冷,隻有少量猶太人居住在老城的猶太區。1949年第一次中東戰爭結束時,以色列占領耶路撒冷西部,建立了新市區,並迅速把國防部之外的幾乎所有政府部門搬到這個地區,而約旦軍隊則撤到老城和東耶路撒冷地區。1967年第三次中東戰爭後,以色列才占領整個耶路撒冷。1980年,以色列立法認定耶路撒冷是該國“永遠的和不可分割的首都”。

現在的耶路撒冷,可以說有兩個城市中心:一個是以老城為中心的城東地區,這也是巴以衝突的一個中心地帶,另一個是以國會山為中心的城西地區,這裏是耶路撒冷的主體,也是以色列的行政中心所在地。和很多初次到耶路撒冷的遊客一樣,筆者2006年8月第一次進入耶路撒冷時,感覺整座城市似乎很混亂,分不清南北,街道和街區毫無規劃,但城市的建築風格很有特點——清一色米黃色的大理石牆體給人很強的視覺衝擊力。據說這是20世紀20年代,委任統治巴勒斯坦地區的英國人頒布的法令,規定耶路撒冷所有的建築外立麵必須用當地出產的米黃色大理石,否則就會因違建拆除。

兩個民族心中也有“隔離牆”

耶路撒冷隨處可見確保城市安全的軍警。在整個耶路撒冷老城內,最為不穩定的區域是穆斯林區出口的大馬士革門,還有基督區出口的雅法門區域。在耶路撒冷過去15年的衝突當中,幾乎都發生在大馬士革門及其附近。而老城最為重要的哭牆和聖殿山,由於兩個民族的百姓被隔絕,並且完全由以色列軍警把守,平時都相對安定。

和美國相反,絕大多數國家支持建立以1967年邊界為基礎、以東耶路撒冷為首都、擁有完全主權的、獨立的巴勒斯坦國。目前,在耶路撒冷,有著以色列總統的官邸,但卻沒有巴勒斯坦總統的官邸。在1967年以色列國防軍徹底占領耶路撒冷以後,以色列政府花重金改造西區,特別是中央政府辦公區,修建了以色列國會山、中央銀行大樓、最高法院、國家博物館、希伯來大學吉瓦特拉姆校區,而包裹老城的東區,由於歸屬未決,且阿拉伯人眾多,一直沒有得到改造。沿著雅法路,以西是街道較為整潔、高檔飯店林立、步行街遊人如織的耶路撒冷西城,以東則是衝突叢生、街道破敗不堪、交通混亂的東區。雖然以色列政府沒有出台任何規定,禁止猶太人去東區居住或阿拉伯人來西區置業,但兩個民族堅守“自然隔離”,絕不去對方的聚居區居住。有時路過雅法路,筆者總是在想,何時才能讓巴以雙方消除彼此的仇視,拆除他們心中的這道隔離牆。而以色列政府10多年來修建的有著高科技含量的隔離牆更是完好無損,難以動搖。



雖然耶路撒冷被以色列宣布為首都,但其他國家都把駐以使館設在特拉維夫。即使美國,目前也隻在耶路撒冷設立“領館”,雖然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要把大使館遷到耶路撒冷,但可以預計“遷館”行動會非常複雜,甚至夭折,因為耶路撒冷畢竟是伊斯蘭教的一大聖城,美國此舉必將遭致伊斯蘭世界的劇烈抗爭,給中東地區帶來雙輸的局麵。

阿拉伯人管著聖殿山

過去50年,耶路撒冷的建設和改造都是以猶太人為主。從城市管理角度而言,除東區幾條通往約旦河西岸的公交幹線是阿拉伯人負責運營外,阿拉伯人在耶路撒冷能負責管理的隻剩下兩個區域,分別是老城內部的聖殿山和橄欖山及其附近的幾個村落。耶路撒冷老城是由4麵各1公裏長圍出來的一座舊城區,共有8個城門。據傳,上帝用聖殿山上刨的一把土捏出人類的祖先亞當。伊斯蘭教先知穆罕默德登霄的巨石,也位於聖殿山,所以聖殿山是“聖地中的聖地”。雖然以色列軍隊掌控整個耶路撒冷老城已經半個世紀,但以色列政府禁止猶太人踏入聖殿山,以免激化巴勒斯坦人的憤怒情緒。正因為如此,2000年9月28日,以色列“鷹派”人物沙龍蓄意造訪聖殿山,隨即引發大規模的巴以衝突,“第二次巴勒斯坦大起義”最終給雙方都帶來重大損失。本已相對平靜多年的耶路撒冷城區,開始被自殺性襲擊所侵擾,繼而給耶路撒冷重要的支柱產業旅遊業帶來沉重打擊。

為隔絕不明身份的阿拉伯人進入耶路撒冷,以色列政府通過法案,開始修建高8米、全長約700公裏的安全隔離牆。以色列人認為,這堵牆可以讓耶路撒冷的襲擊事件減少80%以上。但對阿拉伯人而言,這堵隔離牆把約旦河西岸的普通阿拉伯老百姓變成一座監獄中的囚犯,不僅增加了他們的生活成本,也進一步切斷他們和外界的聯係,讓巴勒斯坦人的經濟狀況進一步惡化,失業率高企。

耶路撒冷老城分為四個區,分別是穆斯林區、基督區、猶太區,以及亞美尼亞區。這幾個區給筆者的印象是,亞美尼亞區人最少,猶太區最整潔幹淨,阿拉伯區最大。筆者第二次進入耶路撒冷老城是在2007年年初,當時正在以色列特拉維夫大學中東學係留學,不僅帶著幾個朋友順利進入聖殿山區域,而且由於曾經留學埃及開羅大學,會阿拉伯語,還在背誦一段《古蘭經》開篇章後,被準許進入聖石拱頂清真寺內部。盡管聖殿山完全交給阿拉伯人管理,但所有出入口還是由以色列軍警把持,猶太人被堅決禁入。


哭牆

以色列人不能上聖殿山,但位於猶太人區的哭牆是他們的精神家園。哭牆又稱西牆,是耶路撒冷舊城中古代猶太國第二聖殿護牆的一段,也是第二聖殿護牆僅存的遺址,長約50米,高約18米,由大石塊築成。哭牆的上方就是聖石拱頂清真寺和阿克薩清真寺。1948到1967年間,哭牆由約旦人控製,猶太人無法到哭牆禱告。直到猶太人在1967年“六日戰爭”中收回哭牆,才結束哭牆19年無人哭泣的曆史。

當筆者再次以遊客身份進入聖殿山時,已是2016年。十年光景,物是人非,明顯感覺山上的阿拉伯管理者要緊張很多,變得非常不好說話,對所有的遊客都不再“客氣”。從聖殿山出來,在旁邊的集市,阿拉伯小販的叫賣聲仍然洪亮,但從他們的眼神中,找不到對未來的期望。

市長催著特朗普遷館

在耶路撒冷居住的約30萬阿拉伯人大致可分為兩類:一類被稱為“1948年阿拉伯人”,約等於巴勒斯坦原住民。他們在第一次中東戰爭後依然留在以色列占領的土地內,完全獲得以色列國籍,不但有身份證,也有護照,可以出國。另一類是“1967年阿拉伯人”,有永久居住權,沒有護照,其中有相當一部分人是在約旦托管期間遷到這裏的阿拉伯人。據了解,隻有約1000個阿拉伯人既有耶路撒冷居民身份證也有以色列的護照,同時參加耶路撒冷5年一次的市政府換屆選舉。大約有3萬阿拉伯人持有耶路撒冷身份證和護照,但不參與選舉,因為他們對耶路撒冷政府不認同,隻希望獲得持有證件的便利;剩餘的阿拉伯人,隻有在耶路撒冷的居住和活動許可,沒有護照,不能出國。感到不自由的還有以色列人,他們和阿拉伯人一樣,都對耶路撒冷的前景表示擔憂,有筆者認識的世俗猶太人說要“逃離這個城市”,而更多的阿拉伯人是沒有條件,“實在走不了”。在老城雅法門口賣石頭工藝品的穆斯塔法告訴筆者,他經常從義烏進小商品,他特別想找中國或其他國家的姑娘結婚,離開這裏去國外生活。

耶路撒冷市長由耶路撒冷居民選舉產生,每5年一屆。然後由市長組建管理班子,其中包括8個副市長和專門委員會的十幾位成員。此外,居民還需要在諸多政黨中選舉一個政黨組建耶路撒冷城市管理委員會,委員會由該黨30位知名人士組成,為城市建設建言獻策,類似於城市高級顧問的角色,但不領取市政府的工資。現任耶路撒冷市長尼爾·巴爾卡特2008年當選,已連任兩屆,作為成功的高科技創業者和投資人,尼爾是耶路撒冷有史以來最為富有的市長,也是唯一一位完全不拿薪水的市長。尼爾商而優則仕,在耶路撒冷一直幹的不錯,已具有競選以色列總理職位的資本。2016年,特朗普競選獲勝後,尼爾就向特朗普致敬,並稱他是“耶路撒冷的忠心支持者”,他還呼籲特朗普信守競選承諾,將美國駐以色列使館從特拉維夫遷到耶路撒冷。

1918年,被稱為“猶太人之光”的希伯來大學在耶路撒冷東部破土動工,在7年之後的落成典禮上,猶太人、英國人、阿拉伯人齊聚一堂,誰能想到,隨著二戰後猶太人和阿拉伯人交惡,這座大學差點被憤怒的阿拉伯人搗毀。直到1967年,以色列通過戰爭才結束了希伯來大學的尷尬處境。此後半個世紀,耶路撒冷的經濟發展也仰仗了這所高校,希伯來大學給這座城市帶來的是人才優勢。

執筆:紀雙城甄翔朱兆一

hola! 發表評論於
把阿拉伯人說得那麽邪惡,我們在海外 無倫那個城市,開小店方便市民生活的 那個不是阿拉伯人開的?,人家沒用資本整人整國家
hola! 發表評論於
現在明白了,這些年伊斯蘭恐怖,讓世人"厭惡"伊斯蘭原來是為這一招做輔墊的,一切都不是孤立的,有人在後麵布局,
咋啥名都被使用 發表評論於
耶路撒冷一眼看上去不覺得哪裏好,可是有個景色很獨特。這城市大多數的建築物都是近白色,稱作耶路撒冷白。無雨季節,夕陽西下近黃昏時,一絲雲彩都沒有的天空下,那種白色看起來有幾分閃光,幾分聖潔,格外美麗。夜幕降臨,或是繁星閃爍或者明月當空,無論白天多麽炎熱,夜晚也是涼風習習,人離天那麽近也許人就在天上。
houyong 發表評論於
此文在文學城可算是鳳毛麟角。
sleeplessinNY 發表評論於
耶路撒冷是一座在曆史上厄運與災難不絕的不幸之城。
根據聖經(新約全書),耶穌曾三次為耶路撒冷哀哭,並預言耶路撒冷將要被仇敵徹底毀滅。
例如路加福音19章41-44節就記載道:
耶穌快到耶路撒冷,看見城,就為它哀哭。說:“巴不得你在這個日子知道關係你平安的事﹔無奈這事現在是隱藏的,叫你的眼看不出來。因為日子將到,你的仇敵必築起土壘,周圍環繞你,四麵困住你,並要掃滅你,和你裏頭的兒女,連一塊石頭也不留在石頭上,因你不知道眷顧你的時候。”
咋就五毛 發表評論於
三竹齋想想您一邊油膩膩的聽昆曲,一邊在wenxue城進化的樣子就好笑。
ilovefriday 發表評論於
時勢造英雄,永古不變。
L-Seven 發表評論於
敵人一天天亂下去,我們一天天好起來!
RealClear 發表評論於
什麽巴以和平,和平就是扯淡,巴以有真正的和平嗎?就象當年的國民黨和共產黨,不打出個勝負,哪來的和平?

隻有把國民黨徹底打垮,中國才有和平。巴以也是一樣。
RealClear 發表評論於
猴8總統就是軟蛋,被伊朗欺負得哈巴狗一樣的給人家送了幾個億,美國人的臉和人格都丟盡了。

川普以硬治毒,以強壓惡,傲顯英雄本色,也為美國人爭了骨氣,打了猴8軟蛋的臉。美國如此強大,就該顯現英雄本色,顯現老大的威嚴。

川普支持]以斯列,就是抗擊穆斯林用宗教和女人的肚皮侵略西方的最好武器。
居家凡人 發表評論於
贏家太貪,輸家太賴,無解。
左右三十年 發表評論於
建議使用黑貓白貓論,誰的拳頭最硬,誰能發展經濟,誰是曆史最好時期,誰就是老大!
crazybean 發表評論於
四人打麻將,其中一位比較蠻橫,眼看一把牌打爛了,要被胡了,索性一把就把桌子上的牌全都推了,然後嘴裏說,重來重來,這把不算!
瘋輪 發表評論於
美麗的耶路撒冷,永遠的聖城。
wx3000 發表評論於
不是“逼”特朗普點燃火藥桶,而是特朗普這“逼”點燃了火藥桶。
三竹齋 發表評論於


習近平致信祝賀2017年廣州《財富》全球論壇開幕
普京宣布參加2018年俄羅斯總統選舉

這個世界太好玩了!
三竹齋 發表評論於
@ Kaile

川總統早就不是人形象了!
jgwa96 發表評論於
謝謝分享。一直對耶路撒冷這個神奇的城市充滿好奇。對猶太民族、及其對世界科技、文明的巨大貢獻充滿敬意。
kakoku 發表評論於
還是那句話,讓消失了幾千年的國家強行重新建國,是中東戰亂的根源。
可憐人必有可恨之處,猶太民族幾千年來受盡驅趕,也不是沒有原因的。
ctrls 發表評論於
巴勒斯坦人是阿拉伯人的正宗嗎?嘿嘿,先知不同意呀。
讀書行路 發表評論於
下一步可以進一步打破現有平衡支持台灣獨立,美國就MAGA了
DZ1020 發表評論於
敵人越混亂
美帝越安全
mingwayhe 發表評論於

巴勒斯坦總統:美國已不再發揮支持和平的作用
土耳其外長:特朗普的言論“不負責任
伊朗外交部強烈譴責美國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
黎巴嫩總統:阿拉伯國家應團結一致應對問題
埃及外交部譴責美國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
巴林:美國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威脅中東和平進程
月光光買手表 發表評論於
耶路撒冷本來就是猶太人的,隻不過暫時被阿拉伯人占領。應該歸還給猶太人
nanxun_ 發表評論於
巴以打了這麽多年,也沒見其它阿拉伯MSL幫他們啊!所以,打不起來,阿拉伯們尚自顧不暇呢,窩裏鬥正歡。要是整個阿拉伯或者MSL真跟猶太人幹起來,俺們都應該搬個凳子嗑瓜子看戲:雙方都不是好東西。猶太人以金錢奴役世界,MSL以繁殖和暴力誇張占領世界,俺早說了,未來能對抗猶太人的隻有MSL,因為隻有MSL無法被猶太人的金錢所收買。所以,為了這個地球活得更長久一些,俺絕對支持猶太人與MSL開戰,支持中國和美國大力銷售各種武器給雙方。打吧!
mingwayhe 發表評論於
秦城典獄長 發表評論於 2017-12-06 18:52:05

已經有國家表示要跟進,大使館搬到耶路撒冷。 美國再次領導世界。
======

金三胖都搞不定,還好意思說領導世界。笑話!
hillmodel 發表評論於
樓下那位“弟兄”,再考證一下同時和阿拉法特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以色列前總理拉賓是那一年被以色列人槍殺的。
秦城典獄長 發表評論於

已經有國家表示要跟進,大使館搬到耶路撒冷。 美國再次領導世界。

路邊的蒲公英 發表評論於
闖王無事生非,阿三躺搶。
mingwayhe 發表評論於
秦城典獄長 發表評論於 2017-12-06 17:42:41

隻有川爺做到了

============

文革,隻有老毛做到了!
Kaile 發表評論於
川總統不再是個商人形象了!
et007 發表評論於
美國又來攪屎棍了...
弟兄 發表評論於
2000年9月28日,以色列“鷹派”人物沙龍蓄意造訪聖殿山,隨即引發大規模的巴以衝突
2001年9月11日,紐約世界貿易中心兩座摩天大廈在被恐怖分子劫持的兩架大型民航客機撞擊後起火,並相繼坍塌

荷蘭三劍客 發表評論於
老床威武
三竹齋 發表評論於
讀到這則新聞時
我正閒來無事溫習梅蘭芳唱的昆曲《牡丹亭》。
如何來形容自己的感受呢?
簡單地說吧
就是覺得這個黃毛不明生物(也包括支持他的鐮刀錘子國來的油膩膩的市儈)
還需要進化至少300年
才能勉強算是個準人類吧。
藍藍馨 發表評論於
對木木沒好感
秦城典獄長 發表評論於

隻有川爺做到了

KM2016 發表評論於
“逼”特朗普 點燃火藥桶的耶路撒冷。。


標題前麵掉了個字: 傻
四則舊舍 發表評論於
>> 在希伯來語中,耶路撒冷是一個組合詞,意為“和平之城”

錯。

耶路撒冷Jerusalem,詞源是“Urusalima”,City of Shalem. Shalem是古迦南人崇拜的黃昏之神。所以耶路撒冷的意思是黃昏之神的城市。
Sam大樹 發表評論於
讓中東重新進入戰亂,符合美國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