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察官支招江歌母親:可在法院對劉鑫民事訴訟(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打印本新聞 (被閱讀 次)

江歌媽媽和劉鑫見麵

隨著一段記錄江歌母親與劉鑫見麵情形視頻的發布,劉鑫江歌事件再次被推入輿論風口。各大媒體和各路大咖紛紛發聲,幾乎一邊倒地站在了譴責劉鑫一方,這其中包括超級網紅“咪蒙”。12日,咪蒙發表了一篇題為《劉鑫江歌案: 法律可以製裁凶手,但誰來製裁人性?》的文章,引發無數閱讀轉載。據悉,文章發表後為江歌請願的人數暴漲,瞬時超過150萬。這裏,我們不論是非,隻想說說江歌案中那個被遺忘的民事責任,隻想對“咪蒙”們說:法律可以製裁凶手,同樣可以保護良善。

我們要拋開“先刑後民”或“民附於刑”的原則,在承認大多數媒體披露的事實的基礎上討論這一問題,這是前提。

其實,我們隻需要這樣一個基本事實:江歌是為了保護劉鑫而死,劉鑫因江歌的保護而獲救。或者說,劉鑫是為了尋求保護而找到江歌,江歌因為為其提供保護而死,劉鑫實際上得到了保護。

如果這個基本事實成立,那麽根據我國法律,劉鑫就應當為江歌的死承擔民事責任。簡析如下:

1

江歌的行為是見義勇為。

麵對躲避求救的曾經室友兼閨蜜劉鑫,麵對之前就曾多次騷擾並揚言報複現在又來勢洶洶、來者不善的陳世峰,江歌以血肉之軀抵擋於大門之前,身中十數刀倒在血泊中亦誓死阻止持刀凶徒進入。該行為是不折不扣的見義勇為。

2

江歌的見義勇為行為應認定是民法上的無因管理。

“見義勇為”並非法律用語,屬於道德評價。但就法律而言,江歌拚死保護劉鑫的行為,“既不存在法定義務也無約定義務,其主觀上純為他人利益”,客觀上亦成功保護了劉鑫,完全符合民法“無因管理”的構成要件,應認定為無因管理。

3

劉鑫作為受益人應當給予江歌民事補償。

於今年10月1日施行的《民法總則》第一百八十三條規定:“因保護他人民事權益使自己受到損害的,由侵權人承擔民事責任,受益人可以給予適當補償。沒有侵權人、侵權人逃逸或者無力承擔民事責任,受害人請求補償的,受益人應當給予適當補償。”之前的《民法通則》第九十三條、第一百零九條,以及《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執行〈民法通則〉若幹問題的意見》第142條、《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第15條均有相應規定。

4

民事補償是一種法律責任而非人道救濟。

“民事補償”的全稱是“民事補充賠償責任”,是一種基於上述法律規定而產生的法定義務,是民事賠償責任的一種補充表現形式,絕非出於道德或人道的救濟援助。從法理上講,民事補償責任是根據“公平原則”衍生而來的民事責任。就這一角度而言,有關補償責任的規定,正是法律為彌補自身在某些情形下顯失公平、不近人情的漏洞而生。

5

江歌母親可在合理範圍內要求民事補償。

對於民事補償責任的補償範圍,法律並無明確規定。按照補償責任實為賠償責任之法理,可參照《民法通則》第一百一十九條的規定確定補償範圍,即“造成死亡的,並應當支付喪葬費、死者生前扶養的人必要的生活費等費用”。除此之外,筆者認為法院判決時,必要的精神安慰也可以考慮納入民事補償範圍。

6

江歌母親可在我國法院提起民事訴訟。

按照《民事訴訟法》的規定,對公民提起的民事訴訟,由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轄;被告住所地與經常居住地不一致的,由經常居住地人民法院管轄。本案中如果劉鑫的住所地或經常居住地均在中國,則由我國當地的基層人民法院管轄。如果劉鑫的經常居住地在日本,屬於《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五百二十二條規定的“當事人一方的經常居所地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外的”情形,則該案屬於涉外民事訴訟案件。根據我國涉外民事訴訟管轄的“訴訟與法院所在地實際聯係”這一基本原則,隻要被告人在我國境內有住所的,我國法院均有管轄權。因此,江歌母親目前完全可以在我國法院對劉鑫提起民事訴訟。

通過上述分析不難看出,法律與道德盡管外延不同,但內核卻高度一致。江歌母親要想為女兒討說法,完全可以通過訴訟方式來進行。我們主張理性維權,既不道德綁架,亦不人性審判。我們相信法律,相信正義,相信法治能夠捍衛良善。

(注:本文僅代表作者公民個人觀點,不代表其所在單位意見)

檢察日報新媒體出品

文字丨四川省成都市人民檢察院 王亮
zgzflm 發表評論於
劉與男友雖然有男女糾紛,但是在江的死亡事件裏,劉也在事實上成了導致江死亡的幫凶,江母應該從這裏為女兒討個公道才是。
zgzflm 發表評論於
從道義來說劉鑫應該被起訴,江生前就讓她報警她不幹,江被殺以後她還在掩護男友陳,不向日本警方說實話,已經構成用虛假證言妨礙偵察做偽證的罪,對這種人渣已經不是道德譴責的範疇,遺屬應該把精力放在起訴劉,在微博、微信上發東西是做無用功,僅僅是一種發泄而已沒有實際意義。雙方都是中國人應該在中國訴訟比較合理。
難為 發表評論於
幾敗俱傷。
沉沙清流 發表評論於
中國人最信不過的,就是自己的公檢法吧。
那麽劉鑫也可以民事訴訟江歌母親侵權。
公檢法部門,劃著民怨的小舟,蹭熱度單方向地做好人,是不是應該感到羞恥?
DANIU_S 發表評論於
防偷 防搶,防閨蜜。
acecatbaby 發表評論於
近中國法律,此民事案件中國擁有管轄權。《民訴法》第21條規定:“對公民提起的民事訴訟,由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轄;被告住所地與經常居住地不一致的,由經常居住地人民法院管轄。
此案中,雖然侵權行為發生地在日本,但被告現住址為國內,所以到國內的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石油附中啊 發表評論於
劉鑫一家好像也是農民出身吧?民事就算可以告,也能告贏,恐怕也拿不到幾個錢。
阿傑的衛士 發表評論於
支持起訴劉鑫。江歌為了劉鑫被刺10刀,鄰居都聽到慘叫聲。劉鑫自己躲在門內,說她什麽都沒聽見。滿口謊言,妨礙司法公正。
blueage16 發表評論於
做偽證,防礙調查,說自己不認識嫌犯,不知道江在外麵被捅了,是法律過錯
非否 發表評論於
劉鑫及其家人最可恥的是事發之後的所作所為。
中國有檢察官所說的這條法很好。希望執行不受什麽背景影響。
另外如果證實,把她人置於危境而見死不救,拖延報警施救而致人死亡,是不是也該判罪?
思蜜達 發表評論於
劉鑫沒有任何法律過錯,我們需要做的,就是沒有任何人願意和她說話,沒有任何企業願意聘用她,她在中國就是一隻過街老鼠。
磨不開 發表評論於
沒有看到劉鑫有任何的法律上的過錯。
AudreyFuSheng 發表評論於
對於這樣一個發生在日本的凶案,利用日本的司法係統尋求公道,讓國內的網民們站在到底製高點唾沫四濺,於是沒人關心國內權力尋租的事情,是我黨喜聞樂見的。
borisg 發表評論於
都是扯蛋,要告也得去日本告,查中國法律管什麽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