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不啃的南瓜

不管雨下了多久,雨後都將會有彩虹。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個人資料
正文

歌德學院的第二學期

(2020-02-23 06:38:34) 下一個

歌德學院的第二學期

 

經過兩個月的艱苦學習,四月二十六日周五上午,老師在班上宣布:這一期學習已經結束,大家可以走了。下一期學習是從二十九號即周一開學。像我這樣還要參加第二期學習的可以繼續住在原先的房東家裏,行李也可以不帶走。所以我打算趁這幾天回一趟慕尼黑,叫陳應華幫忙打聽一下租房子的事情,並買一個照相機。

大多數學生都隻學習一期,所以很多同學都要走了。Fujiko已於上周提前回國,奧地利的小林也要回去,台灣的小黃則要從慕尼黑轉去法蘭克福工作。大多數日本人也要離開,隻有跟我住同一個房東家的Yamamoto還要學習兩個月。

經過兩個月的交流和爭論,我小黃之間建立了很深的感情。臨走的前兩天,小黃特地托人從台灣寄來一本德漢詞典。他拿著那本詞典對我說:“你學德語什麽資料也沒有,太困難了。這本詞典就送給你吧。不過上麵是繁體字,你不會不認識吧?”我笑著說:“沒事,我小學頭兩年都學的是繁體字啊。”他留下了他在法蘭克福的地址和電話號碼,希望我有空能去他家做客。接著他皺著眉頭說:“對不起,台灣的聯係方式不能告訴你。台灣現在還在戒嚴,萬一出了什麽問題,會連累家人啊。”我想想如果我回去後告訴周圍的人說我找了個台灣朋友,恐怕一樣也會惹上麻煩。於是點點頭說:“是啊,大陸剛打倒四人幫,對台灣人也是一樣有戒心。還是小心為好。”我們都沒有留下對方家裏的地址和電話號碼。 

吃了中飯,我和小黃一起來到火車站。我笑著對小黃說:“你的德語好,還是讓我試試買票吧。萬一說不清楚你再來幫忙。”於是,我把錢遞進去,用德語說:“買一張下午兩點去慕尼黑的單程票,另外買一張下午兩點去慕尼黑,後天下午四點返回Murnau的往返票。”一會,三張車票和找的零錢從窗口遞了出來。小黃嗬嗬地笑著說:“說得很好嘛!看來在德國混日子沒有問題了。”我點點頭:“嗯,有點信心了。”

很快,我們坐火車到了慕尼黑車站。老遠就從車窗裏看到陳應華正在那裏等著我,我連忙向他招手。小黃看到有其他中國人接我,很警惕地說:“那我們就此告別了吧。多保重!”我們握了握手,讓他先下了車。

第二天,陳應華帶我乘地鐵來到一個叫Pasing的地方。他已經幫我找到了一個出租屋,這次是帶我去看看行不行。在離地鐵站不遠的地方,我們來到一個小院子。按了門鈴後,從大門出來一個很老的老太太。他似乎對一切都很警惕,仔細地看了我們半天,才把我們請進門。

這是一個三層小樓,每層樓都很小。一樓是廚房和老太太住的地方,三樓已經出租給一個意大利的學生,二樓住的是個中國人,還沒有走。據說等我學完德語前他就回國,所以正好我能接上去。不過他今天剛好出去了,沒有見到。

陳應華和老太太在談著什麽,我完全聽不懂。他跟我解釋,這個老太太叫Mimi,是個博士。她說要我簽一個合同,等我再學完後回來就可以住了。陳應華把合同講給我聽:每個月房租五百馬克。我將於六月二十八日回慕尼黑,所以房租從每月二十八號算起,到每月三號前必須一次付清。下麵就是一些要求,如損壞賠償,不得隨便帶人來住之類。最後提到:水費是多少錢一噸,電費是多少錢一度。我很奇怪地問陳應華:“水電費要交給她嗎?”陳應華仔細看了看合同:“是啊,其實有些房東根本不管這些,由住戶自己去交錢的。她要求你先交給她,而且價格好像比直接交公司要貴一些啊。不過也確實有的房東是要求把水電費由他們先付,然後再找住戶要錢的。你先住這兒吧,萬一實在不滿意再換一個地方。”雖然我覺得不是很合理,但這是第一次在外國租房子,目前也沒有更好的選擇。否則等我從Murnau回來後住哪兒呢?簽了合同對她也是一個製約。所以想想就同意了。

周日上午,我到商店裏看了半天,選了一台美能達(MINOLDA)的相機。價格還比較適中。我特別配了一個f=1.8的大光圈的鏡頭,這樣能在較暗的地方照相。在歐洲,很多教堂裏麵是禁止用閃光燈的。如果光圈太小,根本沒法照相。雖然又多花了一百多馬克,我覺得還是很值的。啊,我可以到處照相啦!

下午,我趕回Murnau。這次我一點也不感到生疏了。Semit太太家裏除了我和Yamamoto外,又增加了一個叫Joseph的美國學生,他自我介紹說是個醫生。

第二期學習開始了,我到了中級班。仍然是高強度的學習,仍然是大量的實景練習。不過我已經習慣了這種學習方式,因此這兩個月我過得很平常。唯一引起我注意的是這幾個月我的體重在不斷增加,幾乎每個月增加一公斤。原來歌德學院是包早餐的,而且非常豐盛。我最喜歡的食品就是黃油。大多數人每天早上隻吃一個抹了黃油的小麵包。而我的肚皮是在三年困難時期被撐大了的,每天早上要吃四個麵包。到六月,我已經增加了八斤。看來營養嚴重過剩!我不得不開始節食了。

歌德學院的老師們都對我很好。也許是對中國人很友好,也許是看到我的德語相對其他人要差些。他們經常在周末把我叫到他們家裏給我開小灶:一方麵和我談天說地,另一方麵請我吃飯。在這兩個月裏,我逐漸了解了很多背景知識。

和美國學生Joseph

 

作為回報,有時我也請老師們來Simet家,由我做飯請他們吃。對於一個下鄉六年的知青來說,做幾個菜根本不是問題。令我驚訝的是,不論我隨便炒幾個什麽菜,都會叫他們讚不絕口。記得有次做了一個花椰菜炒肉,很普通的菜啊,幾個老師連裝菜的盤子都用麵包擦得幹幹淨淨。有個老師再三問我這些東西是不是從中國帶來的,當他知道所有的材料就是從附近超市買來的後,歎了口氣說:“啊,東西都是德國產的,我們也買得到,為什麽做出來的味道完全不一樣!?”

 

我的兩個德語老師

 

Murnau的居民非常淳樸。大家一見麵,不管是否認識,都會很有禮貌地跟你打招呼,用典型的巴伐利亞口語問候:“Grüße Gute!”,讓你每天都心情都很好。特別是,每家的大門鑰匙都放在門口用來蹭鞋的小地毯下麵,沒有人會認為這有什麽不安全。德國人對戰爭非常厭惡,甚至滲透到很小的細節裏。記得有次老師在陪我練習口語時問我:“假設你帶著你的孩子去商店,他看到一支玩具槍,吵著要買,你打算怎麽辦?”我想也沒想地回答:“如果不是太貴的話,就給他買一支吧。”老師大吃一驚:“不行!你怎麽能給孩子買武器呢?你應當告訴他,不要玩這些不好的東西。這些東西隻有戰爭時才用的。”從那時起,我才開始很注意地觀察德國人對戰爭,特別對二戰的態度。在跟德國人交談時,有意識地問他們這方麵的看法。而這些,都是在國內不可能知道的。

隨著德語學習的進展,我能夠在日常交流中比較自由地跟人講話了,也能寫點簡單的東西。於是五月二十一日,我嚐試著用德文給Ahne教授寫了一封信。信裏告訴他:我在這裏很好,房東太太對我也很好。我在努力學習德語,但是很擔心會把英語忘記了,會不會對進實驗室後的工作有什麽影響?還告訴他,我已經在Pasing租到房子了,我將在學習結束後就去住在那裏。Ahne教授收到信後立即給我回了一封信,對我能用德語給他寫信感到非常吃驚。他在信中講到國際合作的情況,和武漢水生所跟他聯係去講學的事情。完全沒有顧及我是否看得懂。嘿嘿,看來他對我的德語很有信心! 

一天晚上,幾個美國同學約我去電影院看電影。反正也閑得沒事幹,就跟他們去了。這是我第一次在外國看電影。一張票要十二馬克,當時幾乎相當於人民幣二十五元了。好貴啊!這和在國內當時每場電影隻要一毛錢簡直不是一碼事。不過十幾年後,國內的電影票價也和外國差不多了。中國在這方麵跟國際接軌總是挺快的。

電影的名字叫《北方吹來的風》。是講七十年代美軍從越南撤軍之後,越南南北方統一後發生的事情。電影描寫了北方的軍隊解放西貢後,如何把那些舊官員抓起來體罰和殘酷地殺死。如何建立勞改營,強迫他們勞改,並對他們的子女進行“革命教育”,叫他們和反動父母劃清界限……。電影裏有很多慘無人道的情節,那些令人熟悉的整人方式使我想起了中國的文革。真的很像!有幾個美國女孩看到驚險之處都嚇得尖叫起來。

看完電影後,在回家的路上,大家一邊走一邊默默地思考。突然,一個美國同學問我:“江,你認為電影裏的這些事情真實嗎?或者是編出來的?”我想了一下,覺得應當告訴他們自己的真實看法。於是老老實實地說:“雖然是否有具體這些人和這些事,我無法確定。但就這樣的故事情節,我覺得是真的,至少像是共產黨的做法。這些做法和希特勒,以及日本人的做法不一樣。應當說和中國在文革中的做法是一模一樣的。”他們驚奇地看著我,可能還想問些什麽,但沒有說出來。

在德國期間,最想看到的就是家信了。但在那個年代,沒有國際長途電話,沒有手機,也用不起電報。一封信都要貼幾元錢的郵票,在路上走半個多月。一個來回通常需要一個月左右。所以等家信往往是種奢望。Fujiko總是安慰我:“不要急啊,沒有消息,就表示沒有問題。多好啊!”我苦笑著搖搖頭。

好容易等來小樊的一封信。她告訴我:江帆前幾天得了水痘。剛剛恢複。看到這個消息,我立刻想起在武大學過的醫學病毒學。書上說:這是一種由皰疹病毒引起的慢病毒感染。兒童時得了水痘,幾十年後會有帶狀皰疹,而且兒童在水痘恢複期很容易並發睾丸炎。天哪,我立刻回信,告訴小樊注意江帆的睾丸炎。我知道等到她收到我的信時,江帆的水痘已經過去一個月了。但有什麽辦法呢?實在是無可奈何啊!

一個月後,小樊回信了。她告訴我,江帆在水痘恢複後不久,就得了睾丸炎,發燒。還好,治療比較及時,打了幾針後就好了,應當沒有後遺症。我這才舒了一口氣。家裏沒有一個稍微懂醫的人,讓人心裏著急啊!

這是江帆出生後我第一次離開他那麽長時間。越是到後來越是擔心和思念,有時候甚至莫名其妙地害怕起來。這是在農村六年裏都從來沒有過的感覺。

第二期學習很快過去了。這兩個月我感覺比上學期過得要快很多,可能是適應了環境吧。在離開的前幾天,我顧不上馬上就要進行德語考試,開始拚命的複習英語,希望能把這段時間裏被遺忘的英語再撿起來。我很擔心,到實驗室裏我那英語能否夠用?畢竟實驗室和日常生活是完全不同的兩套用語啊!

學習終於結束了。我和Yamamoto都要去慕尼黑工作,Joseph還要再學習兩個月。六月二十八日是周五,下午我帶著一個大紅箱子,另外還加上一個大紙箱的東西,乘火車返回了慕尼黑。在車站看到在那裏接我的陳應華,我不好意思地說:“怎麽才在Murnau呆了四個月,東西就增加了這麽多。”陳應華看著這堆行李,笑笑說:“都是一樣的,東西不知不覺就會多起來。你看吧,還會增加的。”

周六上午,陳應華先帶著我到火車站買了一張乘地鐵的月票,然後把我送到Pasing的Mini家裏。看看我說:“那就這樣啦,你自己慢慢收拾吧。有什麽事給我打電話,沒事就過來玩玩吧。我就走啦。”我朝他擺了擺手。沒什麽可擔心的,到了慕尼黑,有他在附近,我心裏踏實多了。

嘿,我終於回到慕尼黑啦。要開始工作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6)
評論
gladys 回複 悄悄話 好詳盡的史實記載,非常有價值。
xiaomiao 回複 悄悄話 很好。謝謝。
安娜晴天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梅華書香' 的評論 : 那老太太一看就是典型的巴伐利亞人,上巴伐利亞。
安娜晴天 回複 悄悄話 很親切。我也是在慕尼黑LMU 讀的大學。學生宿舍就在Pasing, 也去過Murnau, 風景如畫的地方,那裏是五湖地區,藍色騎士畫派的啟蒙地。80年代末,九十年代中在慕尼黑度過了美好的時光。
菲兒天地 回複 悄悄話 好文!
梅華書香 回複 悄悄話 德國人看著是很威武啊!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