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正文

十一月十三:那些花兒

(2020-11-16 07:35:54) 下一個

 

爸媽:

 

你們現在少用微信,估計是沒看我大姐發在咱們公眾號上的小說《那些花兒》吧?

 

那篇小說,是以大學女生402宿舍的姑娘們為主線,寫來自不同家庭背景的姑娘們,從大一入學到大四畢業的生活,期間發生的種種故事。友情、親情、愛情,暗戀、熱戀、失戀,叛逆、反抗、妥協,喪母、喪父、喪生,工作、出國、讀研......大一的青澀懵懂,經過曆練、痛苦、打擊,到大四畢業前的沉穩幹練,每個人都在生活中蛻變成長。

 

如果你們看了,就會發現裏麵有很多你們熟悉的人的影子。我就能看到好些大姐的朋友們的影子。說起來大姐比我大不了幾歲,我受她的影響良多。

 

大姐高我三屆,我上初中她上高中。大家都在一中,每天同時到校,同時放學。放學的時候,通常都是各走各的,和各自的同學朋友一路嘰嘰喳喳。但早上去學校的時候,她、二姐、和我都是一起的。那時候,讀高中的她已有了高考的壓力,剛上初中的我則正懵懂。記得特別清楚,她和好朋友張愛英約好,每天早起半個小時,路過蓮湖公園的時候去那裏背英語。我們那時候八點上課,七點二十開始早自習,走路去學校要十幾二十分鍾,正常情況下每天也得六點半左右起床。要去背書,就得六點左右起床。對正貪瞌睡的我來說,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但她天天堅持。偶然,夏天的時候,我心血來潮,早上爬起來跟著她去蓮湖公園背書。但大多數情況下,我都沒背多少書,而是在那裏看荷花一點點張開花瓣,看小魚在蓮葉間遊來遊去,看蜻蜓飛過盛開的合歡樹。

 

還記得,她教我們把大紙裁成五六厘米大的方塊,再訂起來寫英語單詞,一頁寫一個,可以拿在手上,走路的時候方便翻看。你們還記得有一個春節,老爸讓我們用自己的名字加一個字寫藏頭詩嗎?我自己寫的什麽不記得了,但大姐寫的我卻記得,她嫌自己笨,最後一句是“笨鳥應先飛”。她的確事事“先飛”,以自己的努力考取了大學。

 

我讀高中的時候,她正上大學。她那一屆有兩個學生破天荒地考上了清華,再加上人大、中國政法、中央民院、南開、武大等等,真正開啟了一中最輝煌的一段曆史。每個假期,她的同學們從天南地北回來,帶回各種新鮮見聞。大姐漂亮溫柔,人緣極好。我和二姐就成了她的小尾巴,跟她去過很多次同學聚會,聽那些當時覺得高不可攀的大學生侃侃而談。暗下決心要像他們一樣,考到北京去,看看大千世界。

 

這麽多年過去了,就像她的小說裏寫的,那些花兒,那些青春年少的男男女女被歲月漂白了顏色。但她邊走路邊背英語單詞的背影依然清晰如昨。她是那時最美的那朵花兒,如今依然動人,就像這棵秋日陽光下的樹。

 

即此,保重。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