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正文

十月十三:噩夢

(2020-10-16 18:05:15) 下一個

 

 

爸媽:

 

關於做噩夢這件事,我想每個人都可能有過。身體弱、敏感、太忙碌的人或許會頻繁些,像我這種馬大哈可能偶然遇到。不過,今天提到這件事,不是我做了噩夢,而是老二。

 

起因是連著兩三天,天天在老大屋裏看見老二在打地鋪。我特奇怪,天兒冷了,她睡在一張瑜伽墊上,得多涼啊!問她為啥,她說做噩夢了。害怕,半夜爬起來睡姐姐屋裏去。問她夢見了什麽,她又不說。老大也攔著我問:“媽你別問了,她本來就害怕,給你說一遍就得再回想一遍,更害怕了。”

 

說得也有道理。可是,不說就不知道根源,怎麽幫她呀?我隻好勸老大把她屋裏的一張沙發收拾整齊,把擺了一沙發的畫和雜七雜八的東西收走。萬一老二半夜再跑到她屋裏,至少不要睡地上。

 

我知道,老大小時候怕黑。其實到現在,她去地下室都要叫人作陪,一個人是不敢下去的。記得我小時候也怕黑。那時我跟老媽睡,靠牆。牆上一扇大窗戶朝著院子。夜裏,老媽睡著了,可自己有時不知道為什麽還醒著。風吹著窗戶紙刷刷做響,總覺得黑暗中有東西。嚇得蜷成一團,一動都不敢動,連呼吸都不敢大聲。偶然老媽翻個身,才借機動一下僵硬的胳膊腿兒。

 

老二有一段時間怕傳說中的吸血鬼。偏偏那段時間,她倆天天看吸血鬼的故事。白天看多了,晚上就怕。夜裏一直亮著夜燈。你們還記得嗎?我們回國的時候,還帶著她們的夜燈呢。沒有光亮,她們是睡不著覺的。現在大了,不用夜燈了,也不怕吸血鬼了。可偶然還是會做噩夢。就是不知道夢見了什麽。

 

我長這麽大,偶然身體不舒服的時候會魘住。但噩夢倒真沒怎麽做過。現在想起來,最大的噩夢就是很久以前,老二四五歲的樣子,剛學會遊泳。有一天,夢見我們帶著倆孩子去碼頭玩兒,老二非要下到水裏去遊泳,我緊攔慢攔就看見她跳了下去,口裏還喊著:“我會遊泳!”結果,撲通一聲,她直直地往水下墜去,影子一閃就不見了。我嚇懵了,想都沒想就跳下去救她。你們知道,我怕水,遊泳完全不行。夢裏也是如此。我自己也直直地往水裏墜去,水一下子沒過了頭頂,湧進口鼻。窒息的感覺如此清晰,一下就驚醒了。此刻想起來,依舊心跳加速。

 

關於夢,古今中外有各種解釋。現今的科學依然沒法解釋清楚。希望老二在姐姐屋裏睡幾天就安下心來,不再做噩夢了。那種體驗實在不舒服。不過,我大致相信“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等這幾天過去就好了。你們也不必擔心。

 

即此,保重。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