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正文

七月三十:向陽花

(2020-08-01 18:43:53) 下一個

爸媽:

在老家山上,泉菊家的房在咱家坎下,站在咱家院子邊兒上,把她家的院子看得清清楚楚。早先,她家院子裏有很多果樹和花。印象最深的花有兩種:一種是紅色的花,非常纖弱柔美,一莖一花。後來才知道它有一個特別文藝的名字,叫虞美人,是罌粟的一種。印象中,那是自己初次看到過這種花的地方,別處難得一見。另一種則大眾的多,就是向日葵,咱們叫向陽花。之所以印象深刻,是因為她爸爸沿著院子的圍牆,種了一圈。長得又高又壯,花開如臉盆大小,就像給圍牆和院子鑲了一道金色的邊,美的大氣。

老三一直嚐試在家種向日葵。兩三年了都沒成功,不是種子被鬆鼠刨了,就是花苗被鹿啃了。今年苟活的那株,被他用鐵絲網護著,還沒長出花骨朵來。可我們附近一家農場,大片大片的葵花開了,很多人都舉家去看。我們打算了好幾天也沒顧上。今天老大問:“再不去花就要謝了吧?”於是,我們決定當下就去,雖然是正午,太陽火辣辣地烤著大地。

天氣太熱,老三最近好像有點熱感冒的跡象,他猶豫了半晌放棄了,萬一中暑太劃不來。他再三叮囑我們戴草帽、塗防曬霜、多喝水。

那個農場在波托馬克河邊上,除了向日葵還有蕎麥、毛豆之類的。往農場去的小路是窄窄的石子土路,要錯車,一輛車得緊靠路邊的樹停著才行。等車駛過,揚起一路灰塵,頗有點先前咱老家土公路的感覺。

沒想到正午還有那麽多人!小小的停車場被站滿了,車就沿著路往兩端靠邊停。我正發愁怎麽把車停到原本就窄的路邊,有兩家人離開了,正好空出位子來。真是來得早不如來的巧!

車看上去挺多的,但人們四散到花田裏,隻聞其聲,少見其人。而且,大家都戴著口罩。倒沒什麽可擔心的。隻是太熱了!連葵花都低著頭!匆匆拍了幾張照片,倆孩子,尤其老二,站在樹蔭下死活不肯往外挪。

碩大的金色葵花上,拇指大的蜜蜂忙忙碌碌地采著蜜,嗡嗡叫著從一朵花飛到另一朵花。以前我肯定不敢湊到跟前去看、去拍照、去錄像。但現在,我知道幾乎所有的蜂類,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

對了,老家院子靠邊牆,你們其實也可以種一排葵花的。那裏沒有鬆鼠,應該能長成一道明亮的風景。等種子成熟了,還有新鮮的瓜子吃。兩全其美。:)

即此,保重。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