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正文

六月二日:那家披薩店

(2020-06-04 20:31:45) 下一個

爸媽:

掐指一算,隔離在家已整整七十天了。期間,隻在老二生日那天,去買了她心心念念的麥當勞之外,一日三餐都在家解決。我已經做了足足幾百頓飯,差不多是以往半年的量!

天天吃我做的飯,倆孩子忍無可忍,今天一起來央求我。老二說:“媽,咱們今天點披薩吃吧?明天是今年的最後一天了呀!要慶祝一下。”老大的理由更冠冕堂皇:“媽,咱們應該支持當地餐館,他們太不容易了!咱們不去店裏,讓他們送到家裏來。不會有危險的。”

說實話,我也實在煩了做飯。於是,順水推舟,一口答應。

中午,打電話去常買披薩的那家店。那裏有我們的所有信息,有時候還會有折扣。電話接通後,先是新增的一段語音,大意是因為疫情,雖然正常營業,但不接待堂吃。不過,可以免費送上門。我想了想還是決定自己去取。一方麵,自己經手的東西心裏有數,可以控製危險係數。另一方麵,也是想借機放個風,透透氣。

離上一次出門又過了一個月。在停車場,所有遇見的人都戴了口罩,明顯比一個月之前自覺。我訂了兩個起司大披薩,一個洋蔥卷兒,一盒雞翅。為了避免多接觸人,我掐著點兒到了那家店。還是熟悉的招牌,熟悉的店員,熟悉的菜譜,熟悉的味道。隻是店裏空蕩蕩的,隻有兩個人現等著做。一個站在走道左邊,一個站在走道右邊,遙遙相望。而所有的工作人員都戴著口罩和手套,全副武裝。

我訂的披薩已經做好,進門刷卡,拿了就直接走人,前後不過一兩分鍾。其實,以前也常常這樣:下班晚了,有活動了,路過了,懶得做飯了,就去拿個披薩湊合。這家店離家不太遠,開車十來分鍾,在一個小商業區。倆孩子上小學的時候,就在旁邊的一個舞蹈室學芭蕾,跳完舞常常順便去吃飯。店址也在我們爬山的必經之路上,有時候一家人去爬山,回來的時候饑腸轆轆,去那裏吃披薩就成了首選。有時候堂吃,更多時候是帶回家吃。

因為我不吃別的快餐,就披薩還可以將就。所以,附近大大小小的披薩店吃了個遍,這家是全家人都喜歡的。它的招牌是一個戴著廚師帽的胖廚師,翹著兩撇胡子,張著大嘴在招攬客人。這家披薩也算是當地有名的店了,很多公司、學校、單位搞活動的時候,都會訂他們的披薩。我們最早知道這家店,也是剛搬到這兒的時候,從學校的活動中了解的。

一晃,這家披薩也吃了十來年了。但願他們能安穩渡過這次的危機。

即此,保重。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