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正文

六月一日:六十分之一

(2020-06-03 21:12:51) 下一個

爸媽:

你們知道我懶,在很多群裏都不說話,像一條潛在深海的魚。比如我的大學同學群,除了被拉進去的時候打了個招呼,就沒冒過泡。今天,我第一次冒了泡,卻非常難過。

下午,我掃了一眼微信,看到班群裏有人剛發了一條信息,心想:誰啊,這大半夜的不睡覺。點開一看,是個男生,說:“庚子閏四月八日,驚聞於胖病逝於滬上,年不及知命。噩耗傳來,晨起昏坐,氣血淤滯,情不可禁。昔日歡樂,恍惚在昨……”

我懵了,又讀了幾遍,才確定不是看錯,的確是一個同學的死訊。其實,發信息的男生和已逝的男生,我都模糊了他們的容貌。上大學的時候,男女生分樓住,樓門口有樓管阿姨看著,不得隨意上樓。因此,我幾乎沒去過男生樓。再說,因為“六四”的原因,我們那一批人沒機會去北京讀書。偏偏我姐的同學裏,既有北大的又有清華的,常聽他們聊天,就一心想去北京。所以,那時候的自己就特別軸,不肯和其他同學多來往。臨到畢業,和有的男生說過的話屈指可數。這個於胖,就是其中之一。隻記得他胖乎乎的,像一隻熊貓,性情也溫和。他的愛人,也是我們同班同學。

這條微信像一顆石子,丟進寂靜無聲的班群,激起千層波浪。無論男生女生,都難以置信,群裏哭聲一片。讀書的時候本就不熟,又幾十年沒聯係了,就算在一個群裏,也從沒搭過腔。我手下的文字寫了刪,刪了寫,怎麽都覺得不合適。最後,還是和很多同學一樣,隻發了表情包過去,表示震驚、難過、和祈禱。

這世上,每天都有人離去。隻不過不是自己親近的、認識的、知道的,就渾然不覺。反之,則痛苦難過。

我們班有六十個學生。這是我們班離開的第一人。從此,這個班缺了一個六十分之一的口子。

這件事讓我第一次意識到:原來,我們已經不年輕了。原來,已經有人永遠離開了。就像歌裏唱的:“成千上萬個門口,總有一個人先走。”走了,那扇門就關了。

一整天,我都鬱鬱寡歡。和老三說起這事,他歎息道:“我班的大劉兩年前也走了。算起來,和你同學差不多一樣大。”

是呢。人到中年如深秋,總有葉子一片一片零落……

算了,不說了。沒的讓你們也不開心。先這樣吧。

保重。晚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