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正文

五月三十一:兒時

(2020-06-02 19:42:59) 下一個

爸媽:

明天是六一兒童節,各個微信群裏都有人發各種相關視頻,搞笑的、懷念的、回憶的、勵誌的。有的讓人捧腹大笑,有的讓人心有戚戚,有的讓人一聲歎息,有的讓人精神振奮。

我忘了國內對“兒童節”的年齡限製,隻限於小學生嗎?還是中學生也過的?反正那時候過節總會組織看電影,但隻記得一部片子叫《紅衣少女》,講一個高中女學生,因為穿一件紅襯衫引發的係列故事。電影改編自鐵凝的《沒有紐扣的紅襯衫》,小說我也是讀過的。之所以印象深刻,大概因為女主角安然和我的性格有點像:都是大大咧咧的假小子。

我的小學因為你們的工作調動,轉過三次校:從老家的村學,到兩水鎮小學,到蓮湖小學。村學裏印象最深的是兩棵樹:教師辦公室前那棵白牡丹樹,和操場邊兒上的一棵大酸梨兒樹。牡丹樹印象深刻因為:其一,春天,滿樹的牡丹又白又大又香又美。其二,一年級的時候,上課搗亂,被我既是班主任又是語文老師的老媽,一把拎起來扔出教室去,就摔在那棵牡丹樹下。現在想起來都要捂臉,那麽多老師和學生看著呢,太丟人啦!那棵酸梨兒樹緊靠著操場外圍牆,站在圍牆上,很輕鬆就能爬到樹上去。課間,女生常常和男生搶,誰跑得快就歸誰。我還記得坐在樹椏間,看著對麵通往城裏的山路,想:什麽時候也能去趟城裏呢?

對於兩水鎮小學,我幾乎沒有印象。反倒對我媽教學的後村小學印象頗深:高高的圍牆,一排蒼青虯結的老柏樹(就像國畫裏的那樣),從老媽的辦公室去操場,要下一溜很高的石階。還有,春天的周末,老爸帶我們去河邊玩,河堤上開著一種花,四五片黃黃的花瓣兒,又薄又嫩。葉子和花莖上有細細的絨毛,一折斷就會有白色的乳汁沾滿雙手。很快,手上沾到汁兒的地方,就變成了黃褐色,很難洗幹淨。再有,學校每年都帶學生去春遊、秋遊,路過那座大橋的時候,趴在橋欄上盯著橋墩附近的水,感覺橋像一艘船,隨著水流往前走。盯得時間長了會暈,有一種自己要掉下去了的恐慌。對了,還有那座“公”字山,我們爬到頂過。最後的印象,就是咱們住的那個小院的水池旁,種過一株蓖麻。從它破土、發芽、抽枝、開花、結子,曆曆在目。忘了是不是我哥還是我姐學校的功課,觀察植物生長的?

我隻在蓮湖小學讀了五年級就畢業了。那一年,四個班畢業了兩個,留下兩個上六年級,也算趕上了一次曆史的分水嶺。對那所學校也沒什麽印象,印象深的是學校必經路上的那個“蓮湖公園”。公園門口種著兩株金銀花,花開時節,一拐上那條路就聞到花香。公園裏左右兩池荷花,白蓮紅蓮都有,亭亭玉立。蜻蜓在空中飛來飛去,小魚兒在蓮池裏遊來遊去。中間是花壇,我喜歡的合歡花有很多樹。你們還記得公園裏最好看的門嗎?對,就是通往廁所的那個花拱門。去年母校校慶,還有同學秀了在那個拱門前拍的照片。嗬嗬。

兒時,兒時!驀然回首,小學畢業快四十年了,拿咱們家鄉話來說,想起來暮隱隱的。但無論在哪裏,身邊都有你們。所以,沒心沒肺的心安理得,無憂無慮的理直氣壯。:)

老爸老媽,謝謝你們給了我快樂的童年。我愛你們。送一朵家裏剛開的玫瑰給你們。:)

即此,保重。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