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正文

五月十九:欠一聲再會

(2020-05-21 19:49:37) 下一個

爸媽:

目前,疫情在美國依然在蔓延,看不到拐點在哪裏,我們的生活卻無可奈何地被改變了。

又到了畢業季,可所有的活動、慶典、儀式都被取消了,學生期待了四年的畢業典禮、畢業舞會、畢業派對都沒了。學生不能給老師道別,老師也無法給學生說再會。然而,欠了一聲再會的,不僅僅是畢業生,還有要退休的老師們。

老大的美術老師這學期結束就要退休。正常情況下,最近正是學校一年一度的美術展,全校從幼兒園到畢業生,所有修藝術課的學生,他們的作品,無論是繪畫、手工、雕塑、木工,都會在學校的體育館展出。往年,我很喜歡去逛,從天真稚嫩的幼兒園學生的蠟筆畫,到成熟新穎的高中生的現代藝術,無不令人感慨心折。畫展結束後,就快放假了。學校會給所有退休或離職的老師,專程辦一個派對,讓大家有機會說再見。今年隻能在網上辦了。

老大的美術老師是個女老師,短發,瘦,一隻眼睛有點問題,不能全然睜開(據說,是小時候和弟弟玩耍,不小心傷到的),但她全然不在意,總是笑眯眯的。她在學校任教十七年,深得學生喜愛。老大知道她要退休的時候,特別傷心,特意寫了信去表達自己的不舍和感謝。今天的網上道別會,所有的老師、家長都被邀請,老大問我:“我可不可以參加?我也想給她說再見。”

當然可以。我也想給她道別。

然而,我們沒有機會單獨說話。這個活動參加的人太多,除了事先安排好講話的人,其他人沒有露麵的機會。

今天,她穿了一件黑色上衣,戴了一串彩色項鏈,頭發梳得整整齊齊,對著鏡頭向所有的人道別。她表達了對學校的感謝,對同事和學生的不舍,以及對所有人的衷心祝福。話到最後,她依然笑著,但眼睛泛著淚光,微微哽咽。

我也在心裏輕輕向她道別:“再會。”——但願能再會。

這個特殊的時期啊,讓一句短短的道別都沒法說出口,怎不讓人歎息。老大聽見了,說:“媽我給你看幅畫,剛畫的。”看,就是這幅,她說叫“春天的雲娃娃”。然後,她問我:“喜歡嗎?有沒有開心一點?”

我點點頭:喜歡,充滿希望的樣子。幸好還有希望!

你們也多保重。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