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正文

五月十七:映山紅

(2020-05-19 20:26:00) 下一個

爸媽:

電影《閃閃的紅星》你們一定比我們熟。就算我們這代人,也常常用“我胡漢三又回來了!”這句話來開玩笑。

其實,我早忘了電影的故事情節,可電影裏那首著名的插曲《映山紅》卻記憶猶新。隻因為我大學宿舍住著四個音樂係的女孩子,兩個唱民歌,兩個唱美聲。其中一個唱民歌的女孩子,最拿手的兩首歌就是《映山紅》和《繡紅旗》。每次係裏有音樂會,她必唱其中之一。天天聽她哼哼,哼得這兩首歌也刻在了我的腦子裏:“夜半三更喲盼天明/寒冬臘月喲盼春風/若要盼得喲紅軍來/嶺上開遍喲映山紅。”“線兒長/針兒密/含著熱淚繡紅旗繡呀繡紅旗……”

那個女孩子快一米八高,大眼睛,齊腰長發,演出的時候編成一根又粗又長的辮子,穿著藍布旗袍,黑色布鞋,印象極為深刻。可惜她畢業伊始就改行了,忘了去哪個單位,總之不再唱歌。不知道她記不記得當年唱《映山紅》的樣子,反正我記得清清楚楚。

可實際上,除了顏色應該是紅色之外,我猜不出“映山紅”是怎樣的一種花——從來沒見過呀!

到了美國,春天常常會看到一排一排長成樹籬的花,沒有葉子,全是花,密密麻麻,紅的、粉的、白的、雪青的,花朵繁盛得簡直像假的一樣!問了名字才知道,原來那就是映山紅,也叫杜鵑花。在美國,是非常普及的景觀花。後來買了房,我家後院裏就有花期不同的好幾種,給你們看照片:紅色和粉色的長成一大叢,快到房簷了,花朵一簇一簇的,密不透風,最早開。然後是黃色的,不紮堆兒,一朵一朵地開,花瓣大而寬。再來就是雪青色的,也是單朵單朵地開。緊接著就是唐杜鵑,一小朵一小朵的花攢成一個大繡球,特別美!今天老三忍不住剪了一簇下來做插花,又去朋友圈曬。而我,更喜歡它們開在春風裏,無論何時,隻要一抬頭,就能看見花朵隨風搖曳,跳舞一樣。

做晚飯的時候,我看著窗外的唐杜鵑,想起“杜鵑泣血”的故事。雖然那是很有名的典故,悲情而淒滄,古人常拿來做隱喻,比如李商隱就說:“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鵑。”也不知是托給杜鵑花還是杜鵑鳥?不過,那麽美的花,在我眼裏隻有喜悅,沒有悲傷。

你們喜歡嗎?

即此,保重。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