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正文

三月二十九:勞碌命

(2020-03-31 18:01:57) 下一個

爸媽:

今天是居家第十五天,周日。

過了半個月隔離期,我沒有再生出新的病症,不低燒了,背酸胸悶也減輕了,嗓子偶然會有不舒服,但不痛。老三擠兌我:“你這就是懶,趕緊來給大家做飯,忙起來就好了。”

好吧。這些天也實在太難為吃飯的人了,天天吃有鹽沒醋的飯,還得使勁兒誇大廚。哈哈。

晚上吃什麽呢?蒸點花卷吧。老三不會做麵食,很久沒吃了。

我加了發酵粉把麵調好,醒著。想起我媽她們那時候,發酵粉還不流行,都是用“酵子”,就是每次蒸包子饅頭花卷的時候,揪下來一塊發好的麵,扔回麵缸裏,任它變幹,充當下一次發麵的酵母。再發麵的時候,用溫水把“酵子”化開,調到麵粉裏就好了。我不常蒸饅頭,也不留“酵子”,要用的時候溫水調發酵粉就可以了。最早把握不住發酵粉的量,麵發的不夠好,蒸出來的包子發青。現在熟練了就好了。

我家裏的鍋小籠也小,在老家隻做一個花卷的麵,我切成兩份還嫌大。雖然是兩層籠,一鍋最多也才蒸小小的十二個。我調了一團麵,蒸了兩鍋。看照片,還可以吧?

我用了家裏傳統的做法,用油把鹽和薑黃粉抹開。蒸出來顏色亮味道鮮,大家都愛吃。沒等第二籠蒸好,第一籠已經吃完了。當然,小也是一個因素。我看著老二,把小小的花卷一層一層剝開,一口一片,幾口就吃掉一個。不由莞爾。自己小時候,也和她一樣,無論吃花卷還是吃饅頭,都喜歡一層一層剝著吃。當時覺得好玩兒,現在想來,還有對食物的珍重之意吧?畢竟,那時候,也不能天天由著性子吃花卷和饅頭。對吧?

可能老三說的對,我就是個勞碌命。床上躺了一個多星期,總覺得這裏不好,那裏不舒服。今天一忙,什麽都忘了。又吃上了鬆軟可口的花卷,配著牛肉燉土豆,涼拌腐竹,和雞蛋番茄粉絲湯。感覺整個人又活蹦亂跳了。:)

總之,我們都挺好的。不用掛念。

你們保重。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