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正文

三月十四:隔離第一天

(2020-03-16 19:38:57) 下一個

爸媽:

前些天,一直在網上看困在武漢的女作家方方的隔離日記。今天,輪到自己記錄了。

第一天,周六。老大鬥爭了許久,還是決定去參加SAT考試。今天的考試,有些考場關閉了,這個考場開著,但有人決定退出。老三給她準備了口罩、手套、消毒紙巾(結果她一樣也沒用),一大早送她去考場,反複叮囑注意清潔。她七點三刻入場,回來已經一點多。我問參加的學生多不多?她點頭:“還挺多的。”感覺怎樣?她特別意外地說:“沒想到閱讀特別難,可是數學很簡單!不過,數學加考了一場。”這個情況,對她的確是意外。她向來數學弱,閱讀和英文強。我安慰她:要是你都覺得閱讀難,別人肯定覺得更難。

老二絲毫沒有隔離的感覺,一覺醒來已是中午。下午和姐姐一起,一會兒上網,一會兒看電視,一會兒說話,很是輕鬆愉快。

老三送完老大回來,又睡了個回籠覺。吃完午飯,睡了午覺。下午帶著發球機,找了個沒人的球場去練球。

我睡到自然醒,吃了早點就準備午飯。午後,陽光房四麵透亮,陽光明媚。我靠在藤沙發上,把擱置了很久的那副“天道酬勤”又翻出來繡。那副字很大,除了幾枚印章是紅色,其餘全是黑色,又配了極容易打結的絲線,繡起來特別無聊,我試了幾次都放棄了,今天又翻出來,是因為越是這種時候,越要打磨耐心。好在春和景明,聽著音樂,倒也消磨了整個下午的時光。

下午,老大說:“媽,今天是pie(一種甜的餡兒餅)節,咱們也烤一個吧?”

“好啊。你烤,妹妹給你打下手。順便把晚飯也做了。”雖然沒聽過這個節,倒不失一個讓她們動手的機會。

在家窩了一天,晚飯後,我鼓動倆孩兒和我去小區裏走路。倆人高高興興地出來門,才走到車道上,就嚷嚷著不去了,嘻嘻哈哈往回跑,嫌冷——她倆都穿著短褲,又懶得去換。我隻好自己去。走了一半,居然下起雨來。等我跑回家,雨勢已大。

隔離在家,沒有工作,沒有功課。晚上,全家終於可以按時上床。

隔離第一天,一切正常。你們放心。多保重。

晚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