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正文

三月六日:天才秀

(2020-03-08 19:18:07) 下一個

爸媽:

這裏的學校,每年都會辦一場“天才秀”,來展示學生的才藝。這項活動沒有限製,自由報名,什麽形式都可以。今天,就是中學部的“天才秀”,老二她們爵士樂對也要參加。

我以為,這種散漫的、不正式的表演,應該沒有多少人到場,誰知大禮堂全坐滿了,晚來的人隻好站在最後。我找了一個沒人靠門的角落,遠遠地站著看。今天的表演,串場的是兩個姑娘,場上的表演什麽都有:鋼琴獨奏,小提琴獨奏,吉他彈唱,鋼琴彈唱,踢踏舞,現代舞,脫口秀,獨唱,二重唱等等。其中,印象最深的是一個小女孩跳印度舞,穿著傳統的印度紗麗,鮮明的紅、綠、金色,繁複的花樣,窄裙緊袖,光著腳,腳踝和手腕帶著鈴鐺,一動一響,快快慢慢,進退旋轉,舉手投足頗有章法,贏得了熱烈的掌聲。

這些年,倆孩子還是很小的時候參加過“天才秀”,上了中學就隻當觀眾了。今天,如果老二不是在樂隊裏,需要大家一起上的話,她自己肯定是不會單獨登台的。其實,她的吉他彈得還不錯。昨天說起這事的時候,我問她:“哎,你怎麽不去表演吉他?”她反問:“為什麽要去?”我慫恿她:“你吉他彈得不錯啊,幹嘛不去?”她聳肩:“我不喜歡在公眾場合彈。”我奇怪:“咦?不喜歡彈給人聽幹嘛要學?”她理直氣壯地答:“我自己喜歡呀!彈給自己聽。”

好吧。我無話可說。

我們這代人和你們那代人,是沒有多少機會發展自己興趣的。所以,琴棋書畫,我樣樣不通。甚至從來沒碰過。唯一自由隨性發展起來的,是讀書。想想自己“愛讀書,不求甚解”的性子,老二的態度也就不難理解。說到底,興趣是為了愉悅自己,順帶愉悅別人。隻要自己開心快樂,要不要登台表演又有什麽重要呢,對吧?

因為“天才秀”在晚上,我一整天沒回家。下午放學後在校園溜達,突然看到一樹茶花,在一個角落獨自盛開。那個角落,我天天路過,卻是這麽多年第一次看到這株茶花。

突然就意識到:所有的生命,首先都是美麗給自己的,與他人無關。被看到,被欣賞,被推崇,那是遇見之幸。被忽視,被遺忘,被錯過,那是自然常態。該怎麽綻放就怎麽綻放,該怎麽美麗就怎麽美麗,才不負自己的初心。

你們說呢?

保重。晚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