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不增不減
正文

二月十一:解決問題的人

(2020-02-16 08:07:36) 下一個

爸媽:

這個星期是我學校的特殊安排,老師兩兩組隊,帶領學生以小學、中學、高中分別打亂年級,按自己的興趣加入不同的組,進行一周的實踐活動。老二去了費城,主題是美國曆史,要參觀監獄什麽的。老大去了紐約,主題是直麵移民生活。

我今年沒有獨立帶隊,隻是作為替補,哪個組的老師因為生病或其他原因不能帶隊的時候,我去救場。今天去幫一位中學曆史老師。

她這個組的主題是拜訪“解決問題的人”,帶學生感受不同的職業環境,讓他們對自己未來想要做什麽樣的工作,有一個最初的思考。昨天,學生們拜訪了一個商人和一個政府官員,明天上午要和一個非盈利組織的領導座談,下午要去參觀一家律師事務所,了解律師的生活。今天的安排是上午去喬治城大學附屬醫院,拜訪醫生和科研員,下午去華盛頓流浪漢收容所,拜訪那裏的組織者。

這個組今天除了因病沒來的一共八個學生,四個六年級和四個七年級,都是男生。看起來很簡單的安排,行程其實非常緊湊:九點點名,老師給他們二十分鍾上網查資料,有關癌症及治療方麵的。同時把疑問記在卡片上。因為要去拜訪的是關於Immunotherapy(通過增強免疫力來治療癌症)的一個實驗室。九點四十五去餐廳領準備好的午餐,開校車去醫院。十點聽主治醫生同時也是喬治城大學教授的報告,然後和三個醫生座談。十一點進入實驗室,由一個醫生帶領,四個研究員協同,參觀實驗室,試用顯微鏡,並親自動手做一點簡單的實驗。十二點和兩個在實驗室實習的喬治城大學醫學院在讀學生座談。十二點半回到校車吃午飯。學校的活動,如果外出需要自帶午飯,則是統一的漢堡、果汁、蘋果、餅幹、一袋零食。一點出發去下午的活動,運氣不錯,在街上很快找到了能停校車的大車位,於是,比離約定的時間早了十來分鍾。老師帶著他們去附近的星巴克,上廁所,一人點了一杯熱巧克力,喝完正好到時間。一點半和負責DC流浪漢收留所的工作人員座談。兩點半離開返校。兩點五十回教室做當天總結。三點放學。

我跟了一天,很是感慨:這個對學生有目的但又很自由寬泛的職業教育活動,是非常有效的,學生身臨其境,在與不同從業者的談話中,被引導,被刺激,被鼓勵,去思考怎樣的人才是“解決問題的人”,做一個怎樣的“解決問題的人”,和怎樣才能做一個“解決問題的人”。

那些被拜訪的“解決問題的人”,對學生的態度非常認真和積極,哪怕他們的問題或回答是那麽的幼稚可笑,也絕無輕慢或敷衍。

想起我們小時候,能與這種教育略微沾一點邊的,大概就是人人必寫的、憑空杜撰的那篇作文《我的理想》了吧?

先這樣。保重。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