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不增不減
正文

一月十四:不知所雲

(2020-01-16 17:33:49) 下一個

爸媽:

如今正是三九天,應是冰天雪地的季節,我們這裏卻溫暖如春。真的,不騙你們,花都開了!迎春花黃成一串一串,三色堇嬌豔欲滴,滿地的迎春藤裏星星點點地綻放著紫色的小花,玉蘭的花骨朵日漸飽滿,水仙、蘭花、鬱金香的苗已破土,露出嫩黃的芽。前天去鄰居家還搬家具的車,他站在陰影裏不肯出門,解釋道:“今年花開得太早了,我的過敏已經開始了!”

古話說“反常即妖”。現代科學理論下,自然知道不是什麽妖,而是全球變暖帶來的異常。看到這些爭先恐後綻放的花,我驚訝的同時滿心憂慮:下個星期要降溫下雪,這些無知無覺的花該怎麽辦哦,如何熬得過乍暖還寒的嚴酷?

然後,不由自主就想到了人。在時間麵前,我們一如這些無知無覺的花,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麽,兀自享受並揮霍著眼前的幸福……

老子說:“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如此說來,人與花,其實也沒有什麽區別。非要說區別,大約人是有感情的,遭遇了嚴酷會痛吧?可是,“子非魚,焉知魚之樂?”我們不是花,焉知花不會痛?否則,為什麽果農都知道,前一年劃傷樹幹或修枝,來年果樹就會增產呢?

西方人在這一點上比較理性。他們不從天地視角俯視世界,他們關注現實,說:“存在即合理。”且不說所有存在的是否真的都合理,但存在的必定有一個理由使之存在。比如這些花,之所以開在了異常的季節,是因為天氣的異常所致。即便很快就要被大雪淹沒,也是必然的,因為異常隻在一時。至於再次春暖冰消時節,是否還能開花發芽,取決於是否在此前冰天雪地的時候失去了所有的生機。

你們看明白我想說什麽了嗎?不明白就對了。我自己都不知道想說什麽,心裏亂糟糟的,不知所雲……

總之,老爸老媽,“冬天已經來臨,春天還會遠嗎?”你們加油,好好休養。等春暖花開,我就回去探望你們。

保重。晚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