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不增不減
正文

一月八日:柚花茶

(2020-01-11 06:26:01) 下一個

爸媽:

你們知道,我和老三都不喝茶的。家裏偏偏有很多家人朋友送的茶,放的時間長了隻好用來煮茶葉蛋。每次用鐵觀音煮茶葉蛋的時候,心裏都默念罪過。

最近天冷,學校那隻用來喝水的杯子沒有蓋,熱水很快就涼了。於是,翻出束之高閣的那隻青花瓷茶杯,一組四件:碟、套杯、茶杯、杯蓋,很是精美,大小正適合。又去櫥櫃裏翻,找出一罐尚未開封的柚花茶來試。

對茶,我沒有任何感覺,完全分不來好壞。這罐柚花茶是三年前在台北買的。和我一起去台灣的老師是個老美,中國通,特別喜歡喝茶。她在台灣度過了大學時光,熟悉台北的每一條街道。那家有機茶鋪開了幾十年,她每次去都要光顧,買一些茶自己喝也送人。

我們去的那天下午,一如既往的悶熱,可小小的茶鋪裏卻清涼舒適。老板娘穿著一件古典風的短袖真絲上衣,天青色,略舊,順著圓圓的領口往下到斜襟,繡著細細的花樣,腰身恰到好處,很家居的設計,整個人透著淡雅寧和。我很喜歡,問她在哪裏買的?她笑了:“已經穿了二十多年,現在找不到了。”

她對同事有印象,很熱情地介紹各種茶給我們,又沏了樣茶讓我們品。其中就有柚花茶。茶香那麽清晰濃鬱,就算我是個門外漢,也難以忽略。於是,出門的時候手裏就多了幾罐茶。烏龍茶什麽的用來送人,單單那罐柚花茶是留給自己的。可惜一放三年,也不知那股清香還在不在?

其實,對我而言,無所謂新茶陳茶,反正嚐不出高下來。可是,當杯蓋掀開,茶香隨著氤氳的熱氣在鼻尖縈繞的時候,還是很開心的。大口喝完一杯,續水,再飲。第三次續水的時候,突然想起《紅樓夢》裏妙玉調侃寶玉的話:“豈不聞‘一杯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飲牛飲騾了’。你吃這一海便成什麽?” 我的茶杯雖然不大,但飲茶如喝水的作派,隻怕離妙玉的境界相差十萬八千裏。:)

花茶裏我隻知道茉莉花茶和菊花茶,從來沒聽說過柚花茶。上網查了查才知道,柚花通常為茉莉花茶做“打底”,來彌補茉莉花香的不足,很少有單獨作為一種茶的。而且,這罐茶裏,隻聞花香不見花瓣,不像茉莉花茶可以看到茉莉花在裏麵。我說不上它的特別,總之很香就是了。:)

給你們看包裝,很清爽吧?有機會也給你們買一些帶去嚐。

保重。晚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