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不增不減
正文

十一月二日:情緣自深淺

(2019-11-04 17:31:32) 下一個

爸媽:

前兩天,我鄰居買了一箱大白菜,自己吃不完,送我一大顆。想來想去,包餃子最合適。再說,我現在下午回家晚,老三又不會做飯,不如多包一些餃子凍著,也方便他準備晚飯。因此,今兒一大早,我先做完運動,把麵調好,菜洗好空著水,肉化開預備著。到了中午,麵醒好了,揉光滑,肉攪成泥,切菜,拌餡,擀皮兒,包,都是我一個人。平常老三和老大會搭個手,今天他們有事出去了。老二是不能指望的,她能按時來吃就不錯了。不過,反正是周末,我也不著急。整個下午,我一邊包餃子、凍餃子,一邊把《紅樓夢》電視劇又複習了一遍。

深秋的下午,陽光融化了白霜,在窗外的楓樹上跳躍。風搖著樹枝沙沙響。偶爾,有鳥聲傳來,越發顯得靜謐。屋內,《紅樓夢》的音樂,隨著劇情變化,或如泣如訴,或歡快熱情,或憂鬱纏綿,或雍容華貴,動人心弦。八七版《紅樓夢》如此成功,難以超越,很重要的一個因素是音樂。王立平先生耗時四五年,以“滿腔惆悵,無限感慨”為基調,寫下了這部古典大氣的曲子。音樂與劇情、人物渾然一體,隨故事的變化而變化,絲毫沒有雕琢呆板的痕跡,令人歎服。除了難以企及的《紅樓夢》,他還寫了很多膾炙人口的歌,比如《少林寺》《牧羊曲》《大海啊故鄉》等等。

記得八六年,《紅樓夢》試播前六集,正趕上我初中畢業。於是,邊準備中考邊一集沒拉地看電視。第二年高一,《紅樓夢》播放了全劇三十六集,我自然是雷打不動地看了。邊看邊學其中的歌,那些歌到現在還能張口就來,最喜歡《枉凝眉》《紅豆曲》《葬花吟》《秋窗風雨夕》和寫探春遠嫁的《分骨肉》。後來重拍《紅樓夢》,有人請王立平再譜曲,他卻說以後再也不會重寫紅樓了,因為他已傾其所有,而且“一朝入夢,終身不醒。”

作為讀者,曹雪芹是我最喜歡的古典小說家。作為觀眾,八七版《紅樓夢》是我最喜歡的古典電視劇。今天又看一遍,總覺得不滿足,三十六集太短了,很多故事和細節都被刪減,越到結局越粗枝大葉。當年,應該用那批人馬多拍幾集,因為後來的翻拍實在是慘不忍睹。

三十年過去了,那部電視劇依然讓人感動。我想,每個人對它的感情是不同的。就像書裏的一句詩:“月本無古今,情緣自深淺。”比如老三,他居然正經一遍都沒看完過……推及其它,也是同樣的道理——“月本無古今,情緣自深淺”。你們說對嗎?

即此,晚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