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不增不減
正文

十一月二十四:布穀,幸福!

(2019-11-26 19:15:14) 下一個

爸媽:

你們猜猜,我在美國買的第一件家裏用的心愛之物是什麽?肯定猜不到,對吧?

是一個掛鍾。一個德國“黑森林”牌子的全自動布穀鳥掛鍾。樣子是一棟小小的尖頂木頭房子,正中間是一個圓形羅馬數字的鍾。鍾上麵有一個可以打開的窗戶,兩邊是兩個小小的假窗戶,窗戶下麵還帶著小小的掛著花的窗台。白色磚牆,褐色屋頂,房屋兩邊有青翠的鬆樹。屋前有一個小小的平台,左邊有一隻狗,右邊是一個井台。整棟房子的做工非常精細,屋頂的瓦片比指甲蓋還小,一片一片整整齊齊。打開著的紅色窗戶,掛起的白色窗簾,紅的花綠的葉垂著的藤,窗台底座上的雕花木欄都清清楚楚。房子下麵垂著兩條細長的鐵鏈,和兩個假鬆果,做裝飾用的(如果是機械鍾,則是用來上發條的)。整棟房子小巧可人。

如果僅僅如此也就罷了,頂多好看而已。可是!我之所以喜歡這個鍾,因為它是活的!——最中間上麵的窗戶是真的,自動開關。每到整點,窗戶就會打開,一隻迷你布穀鳥會飛出來,叫一聲,翅膀扇一下,敲一個鍾點。若是十二點,那隻鳥就會叫十二聲,扇十二下翅膀。然後退回屋裏,關窗,等下一個整點再出來。來家裏玩的孩子們都特別喜歡,總是等到整點的時候圍過來看鳥叫。

我也特別喜歡那隻鳥。小小的木鳥,還沒有指頭蛋兒大,聲音清脆透亮又歡快。顏色黃黃的,像極了金色麥浪的顏色。每當聽到它叫起來的時候,我都很開心。總是想起小時候的一個畫麵:夏天,在雷達站山上,地上草木茂盛,遍野藍藍紫紫的野花,陽光明亮熱烈。灼熱的風掠過山崗,帶走滿身的汗氣,空氣中仿佛流動著麥熟的清香。一隻隻小小的雲雀從草叢裏竄出來,直直衝上雲霄,一邊飛一邊叫:“驚死了絆死了!驚死了絆死了!”——所以,在咱們那裏,這種鳥就有一個很長的擬音的名字,叫“驚死了,絆死了”,對吧?當然,叫聲最嘹亮悠長的,自然是布穀鳥了。常常是幾隻布穀鳥一起叫,一唱一和,聲音從這個山頭傳到那個山頭,帶著回聲,層層疊疊,餘音繚繞,令人難忘。

所以,十幾年前,偶然去逛新澤西一座不大的德國城的時候,一眼看中了這個鍾,歡歡喜喜地買下來,抱回租住的地方。後來,它又隨我們四處輾轉,現在就掛在廚房餐桌旁的牆上。每天每天,都會聽到那隻小小的布穀鳥在歡快地唱著:“布穀,幸福!布穀,幸福!”

在這個初冬的夜裏,在小布穀鳥報時的歡唱裏,爸媽,把我心中的幸福分享給你們。

保重。晚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