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不增不減
正文

十一月十五:蒹葭蒼蒼

(2019-11-17 19:03:23) 下一個

爸媽:

咱們那裏山上種麥子,山腳種稻子,有江有河。可是,真正的蘆葦卻沒怎麽見過。

我說過,老美特別喜歡種一些在我看來是野花野草的東西。我家屋後小坡上,就種了五大叢蘆葦(也許是荻花,我也分不清),從春天一直綠過整個夏天,到了秋天,慢慢就開始飛花。不管是在樓上還是樓下,一抬頭就看到。毛絨絨的花,掛在細細的枝頭,在陽光下透亮,有一種夢幻般的感覺。特別柔軟,特別多情,特別浪漫。

今天早上,一抬頭看見屋頂鋪了一層白白的霜,越過屋頂,就看到那幾叢蘆葦還堅強地挺立著。馬上就想起那句著名的古詩:“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我想,即便沒讀過《詩經》的人,對這一句都是熟悉的。因為,在我們那個年代,有一本暢銷的瓊瑤愛情故事書,就叫做《在水一方》,裏麵有一首同名的經典主題歌,就是這句詩打頭的。切不說瓊瑤愛情故事的好壞,她的確有深厚的古典文學底子,很多故事裏都有古典詩詞的影子。當然,她們那個年代的人都有底蘊,有很多古典詩詞,最初都是在小說裏先讀過的。比如,印象很深的一首詞,“問人間,情是何物?隻叫人生死相許。”就是金庸的武俠小說裏先看到,後來才知道是元代詞人元好問著名的那首《摸魚兒》。

蒹葭在詩裏、故事代表著深情、孤獨、守望。無論是“潯陽江頭夜送客,楓葉荻花秋瑟瑟”,還是“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都是別離與求而不得,基調是冷清的、憂傷的。有人說,蒹葭是一種無望又悠長的愛情。

可是,今天看到那幾叢飛花的蘆葦的時候,我心裏隻冒出了一個詞:麻煩。為什麽呢?因為又到了割蘆葦的季節。每年深秋,趕在下雪之前,我們都得把那幾叢蘆葦割了。看起來纖弱的蘆葦,割起來特別韌,葉子還特別容易在手上拉出傷口。最初用大剪刀,後來用小鋸子,都費人費力,幸好現在買了電鋸,才不那麽費勁了。

想著快要割掉蘆葦了,我特意去拍了幾張照片。效果不是很好,將就給你們看。

其實,節氣上“白露”“寒露”“霜降”都過了。“蒹葭蒼蒼,白露為霜”的季節已然過去。天越來越冷了,你們多保暖,多保重。

即此,晚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4)
評論
樹枝兒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清漪園' 的評論 : 我家還好,在後院。不太顯眼。:)
清漪園 回複 悄悄話 照片拍得美,有意境。我搬來時前房主也在院子裏種了一大叢蘆葦似的草,我第二年就給除了,不喜歡這種引瑟瑟秋風令人感傷的植物。
樹枝兒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謝謝。我很感激有那樣的父母。可惜離家太遠了......
菲兒天地 回複 悄悄話 你父母真有福氣,有這樣的孩子:)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