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不增不減
正文

十一月十二:碾作塵

(2019-11-14 19:26:38) 下一個

爸媽:

咱老家房子去年收拾的時候,把槐樹、椿樹都砍了,唯獨留了一棵銀杏樹吧?我學校的草坪上,也有一棵銀杏樹,很大很老,根部長著一個巨大的樹瘤,像一個飽經風霜的老人。

我很喜歡銀杏。讀博士的時候,宿舍樓下有兩排整整齊齊的銀杏樹,樹齡都不太大,隻有碗口那麽粗。可是,一推窗,一抬頭,就能看到扇形的樹葉。從春天的嫩芽到夏天的蔥綠,再到秋天的金黃,無論何時,隻要看見那些樹,心裏就充滿了快樂。秋天,那條路一地金黃,都舍不得踩上去。總是忍不住撿一片葉子,夾在隨手拿著的書裏。有一年翻舊物,在一本古詩集裏看到了一片幹枯的銀杏葉。早不記得是哪一年哪一天哪樣的心情下,撿了那片樹葉。可是,一想到那片金黃,嘴角不由自主就翹了起來。

銀杏發芽比其他樹晚,桃樹、楊樹、橡樹都綠葉成蔭了,銀杏才冒出了尖尖的小芽。當然,桃樹、楊樹、橡樹都葉落了,銀杏卻披著一身金黃,映著秋日深邃遼闊的藍天,在一片蕭瑟中光芒璀璨。每天從路下路過,都會抬頭仰望那棵大樹,心情就特別好。

然而,今年的冬天比往年冷得早。昨夜一場大風,溫度驟然降到零下。路過那棵樹的時候,遠遠就看到樹下鋪了厚厚一層落葉。正是家長送孩子上學的時間。車,一輛一輛壓過去;鞋子,一雙雙踩過去。葉子在車輪下翻滾,在腳下被踩踏,一點點變髒變破變成泥。突然就想到兩句原本不想幹的詞,“昨夜西風凋碧樹”“零落成泥碾作塵”。

一時,心有所感,附身隨手撿起幾片樹葉。

指揮交通的保安看見了,笑:“看來,今天早上的低溫對你沒什麽影響呀!”

我有點懵。他指著我手裏的銀杏葉,說:“很漂亮的葉子。”

我明白了。大家都知道我怕冷,今天肯花時間撿葉子,一定沒覺得冷吧?

到了教室,我把手裏的葉子擺在桌上,剛好拚成一棵樹的樣子。那些銀杏葉,沒等到金黃,還泛著綠意,已隨風飄零。

不過,我其實沒那麽傷感。年年歲歲花相似,葉也相似。明年再看也一樣。對吧?

即此,晚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