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不增不減
正文

十月六日:錯誤的地點

(2019-10-08 18:19:26) 下一個

爸媽:

家裏車庫窗戶外麵,有一棵冬青樹,樹梢已經比房簷都高了。我們嫌它長得太茂盛,擋光,時不時修剪一下靠牆的枝椏。今天老三拿著大剪刀又去修,突然發現車庫的磚牆裂了兩道細細的縫。順著裂縫往下找,驚覺罪魁禍首就是那棵冬青樹。

原來,那棵樹離牆太近了!粗壯的根部離牆不到兩寸!兩寸啊,當年主人家是怎麽想的?在那麽近的距離上栽一棵樹,隨便長長就到牆上了啊!可以想象埋在土裏的根,已經布滿了車庫牆下的各個角落。日子一天天過去,樹一天天長大,遲早有一天會把牆崩裂。看,現在已經顯出端倪了。

老三和我商量,當機立斷,決定把那棵冬青樹砍掉。那是非常好的一棵樹,就是長在了錯誤的地點!也顧不得可惜了。老三現在還使不得大力,砍樹的主力隻有我。好在家裏有電鋸,我也有用電鋸的經驗,隻要把鋸端穩不滑,先把大大小小的枝椏一個個清理掉,再想辦法鋸樹幹。那時我剛起床,就被老三叫出去看牆上的裂縫,也懶得換衣服,就穿著睡裙,趿著拖鞋去砍樹。幾枝低的站在地上就鋸掉了,高的就隻能搭梯子。可是,樹下是斜坡,電鋸的推力也不小,我嫌梯子不穩,索性站到窗台上去,靠著牆,反倒更好使力。三下五除二,很快就把樹枝都鋸掉了。

我從窗台上下來,舉著電鋸站在一地的亂枝裏,喊老三:“快看,像不像《第一滴血》裏史泰龍的造型?”老三邊笑著給我拍照片邊說:“哪個當兵的像你這樣?”我一看照片也樂了:“這睡裙也太不給力了!哪像幹活的人穿的?別人看了還以為是擺拍,做做樣子的!”

電線杆子粗細的一棵樹,沒想到鋸下來的樹枝鋪了一地。別說樹幹,光把那些樹枝鋸短、捆好、堆到門口,就得花很多功夫。今天是懶得再動了,放著慢慢幹吧。

我看著落了一地的冬青果子長長歎了口氣——冬青的果子一到深秋就紅了,整個冬天都是紅的,下了雪更好看。可惜這棵樹再也沒機會結紅色的果實了。誰讓它長在了錯誤的地點呢?很奇怪老美特別喜歡靠牆種花種樹,不知道怎麽想的?害得我們下周還得接著砍樹幹,唉。

不想了,晚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