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不增不減
正文

九月二十九:花氣襲人

(2019-10-01 19:13:40) 下一個

爸媽:

記得《紅樓夢》裏有一節,賈寶玉把原名珍珠的丫頭改名為襲人,隻因古人有句詩雲:“花氣襲人知晝暖”,那丫頭又姓“花”。惹得父親賈政訓斥他“不務正,專在這些濃詞豔詩上做工夫。”後人做研究,有說那“花”是指桃花,也有人說指桂花。我倒不覺得曹雪芹著意指某一種花,隻是泛指帶香的花,尤其香味濃烈的花——花香到一定程度,“花氣”真的能“襲人”,令人頭暈目眩,心跳加速,感覺不舒服。
昨天我們演出,外甥女買了一大把香水百合給我,有白有紅,開得正好,香氣四溢。拿回家插在瓶子裏,放在客廳桌上。睡了一覺起來,尚未下樓,先聞見花香陣陣。下了樓,百合花的香氣撲麵而來,每一縷空氣都混著花香,每一次呼吸都帶著香氣。及下午回家,花香已經濃鬱到令人無法忽視。老三喊我:“快把花拿走,受不了了。”他對花粉不過敏,但對氣味特別敏感,太臭固然不行,太香也難以忍受。我把花拿到陽光房去,掩上門,拉嚴厚厚的簾子(那道簾子,素日從來不拉的)。到了晚上,他還是覺得花香透過門的縫隙、穿過簾子飄蕩在屋裏,令他心跳加速,頭暈目眩。無奈,我們隻好把那瓶盛開的百合拿到屋外,放在露台的桌子上。
想起多年以前在北京,剛分到手的房子,裝修好第一天住進去,我特別開心。興衝衝跑去附近的花市買了一把百合回來,擺在客廳電視機前。老三嫌太香,挪到廚房去。可惜房子太小,廚房離臥室隻一步之遙,花香並未被隔離。最後,你們猜那把百合的下場?——被他扔到垃圾道裏去了。從那以後,我再沒買過百合,或者有濃鬱香氣的花。太暴殄天物了!而他,也幾乎不送花給我。即便送,也是蘭花類不太香、好看、花期又長的那種。家裏種的花花草草,基本都是看顏色不帶什麽香味的,什麽百合、金銀花、桂花、梔子花、七裏香等等,一概不考慮,就怕“花氣襲人”。
也是因為這個原因,他也受不了別人用香水。在外倘若遇見香水味很濃的人,他都會用手掩著鼻子,小聲抱怨:“好臭!”讓人哭笑不得。美國有部很有名都電影,叫《聞香識女人》。若換他做男主角,怕是離用香水的女人越遠越好,哪裏還去識?
昨天我一看到那把香水百合,就知道它的結局不會太妙。好在他礙著外甥女的麵子,沒直接扔到垃圾裏去。晚上下了點雨,不知道那瓶百合有沒有被風刮倒?
看來,花和人也是要講緣分的。牡丹、黃花、七裏香、和金銀花和你們就有緣,咱老家房前屋角種了很多。自從嫁了他,這些芳香的花則與我無緣了。真讓人無語。
即此,晚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