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不增不減
正文

十月三日:最後一麵

(2019-10-05 19:44:34) 下一個

爸媽:

我大姑姐的公公病危,我猜你們大概還不知道吧?我也是今天才知道,因為外甥女趕今晚的飛機回國了。

今天下午,我剛上完課,看到錯過了兩個外甥女的電話,間隔一兩分鍾。我馬上意識到可能有重要的事:她知道我上課期間不接電話,這樣一而再再而三地打電話,必定是緊急情況。我趕緊打過去,她一開口,我就知道是大事,因為她哭了。哽咽了半天,說家裏剛微信她,她爺爺病危。我愣了一下,並沒覺得太意外,因為他半癱好幾年,臥床也一年多了。家裏的意思是讓她別回去了,路太遠,太折騰,也於事無補。她舉棋不定,問我該不該回國。

我安慰她幾句,又幫她分析了她目前的身份狀況,讓她自己決定:在簽證沒問題的前提下,如果不想留遺憾,想見老爺子最後一麵,那就回,也許還趕得急。總之,囑咐她小心開車,先回家再說。不巧,下午老二要去醫院做檢查,晚上又是她的“返校之夜”,我一時半會兒回不去,隻好打電話給老三,讓他盡早回家,和她商量。等我晚上九點多回家的時候,一看她房間的窗戶黑著燈,以為她睡下了。結果老三說她回國了,他剛送她去機場回來:她趕晚上十點的航班飛紐約(這個時間,華盛頓已經沒有飛中國的航班了),再坐夜裏兩點的航班飛北京,轉飛蘭州,再坐高鐵,第二天下午就能到家。全程三十個小時左右。

我和老三對視半天,無言一歎。想了想,發了個微信給她,提醒她在紐約吃晚飯,在路上盡量好好休息,不要多想。這種事情,隻能盡人事聽天命。希望她能趕得急,得見老爺子最後一麵。

這是我到美國後這麽多年,第一次有身邊的人碰到這種事。也才真真切切感覺到了距離的遙遠。好在當今科技發達,交通便利,一兩天之內還是能趕回家的。若是當年,連去趟省城都要走兩天,等跨過太平洋,幾萬裏路趕回去,黃花菜都涼了。

總之,希望她一路順利,也希望老爺子等她一等,等她跨越千山萬水去見他最後一麵。

就這樣吧,晚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