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不增不減
正文

十月二十九:推薦信

(2019-10-31 19:34:45) 下一個

爸媽:

你們大概不知道,在美國申請大學有兩個大的截止日期,一個是“提前申請”的在十一月,一個“正常申請”的在一月。所以,帶畢業生的老師這兩天都忙著寫推薦信。

按說這沒我什麽事,因為通常需要寫推薦信的老師是班主任、英語老師、和數學老師。可是,近幾年畢業的學生中,有對中文特別感興趣,想在大學主修中文的;有中文特別好,已經去過中國很多次的;更有直接申請美國大學在中國分校的。所以,作為中文老師,她們特別要求我寫一份推薦信。

這當然是好事。我很高興她們不但高中中文學得好,而且能再接再厲繼續學。可是,這於我卻是一個很大的負擔。因為英文畢竟不是母語,這封推薦信和一般的推薦信也完全不同。怎樣才能寫得既聲情並茂,有細節有內容,又用詞得體,有專業素養,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老三看我抓耳撓腮,苦思冥想的樣子,想笑又不好打擊我。

寫推薦信很容易犯的一個錯誤,就是把所有的好詞好句好事都堆砌在一起,把學生吹得天花亂墜。結果,一看就假。或者說,因為寫作技巧不好,把一個真的好學生寫成了假的好學生。

為了不給學生幫倒忙,避免這個錯誤,我把前任中文老師寫的推薦信拿出來參考。她是土生土長的老美,用詞老道得很。又做過律師,思維更嚴謹。果然,都是說好話,她用的那些詞,日常生活根本用不到,什麽謙遜、勤奮、有天賦、獨一無二、交口稱讚,既幽默搞笑又具有創造力等等。而且,她的推薦信並沒有一味說高大上的事,反倒用了很多在我看來無關緊要的細節,比如:如何自黑啊,如何搞笑啊,如何用中文鬧了笑話啊等等。可是,看完再回想推薦信的內容,正是那些小細節記得清楚,其他高大上的內容卻模糊成了一片。如此看來,我也得注意細節才行。

這封推薦信還有三天就到截止日期了。明天無論如何也得憋出來。我要忙著去修改推薦信了,不再多說。

晚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