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不增不減
正文

十月二十五:活受罪

(2019-10-27 17:58:52) 下一個

爸媽:

今天我幹了一件特別蠢的,死要麵子活受罪的事。就是穿了一雙三寸的新高跟鞋,去參加給老大她們入主教育部的一百幅藝術作品作者舉辦的慶祝會。我明知城裏的路不好走,也沒地方停車,隻能坐地鐵去;也明知坐地鐵就得走路;更有深切體會,穿新鞋一定會磨腳。可沒想到會那麽慘烈……

這是我第一次去教育部。怕迷路,把孩子們放到學校就動身了。從學校到最近的地鐵站要走十分鍾左右。當然,那是正常情況下。像今天,踩著高跟鞋,二十分鍾都不夠。等踩高蹺一樣踩到地鐵站,赫然發現上班時間進城的人怎麽那麽多!跟北京地鐵一樣一樣的。地鐵裏人擠人,不說坐,就連抓手的地方,還是一個奶奶勻出來給我的。幸虧出城方向的人不太多,轉車之後就有座位了。

一路順利。到教育部的時候剛剛九點,安檢的地方就我一個人。被通知要安檢,我嫌麻煩,就隻拿了個錢包,帶了身份證。輕輕鬆鬆進了教育部,沿著走廊,慢慢看那些作品,逐一拍照,因為老大要看。有些,是我原本就很喜歡的。有些,是意料之外的。有些能看懂,有些看不懂。這些作品,要在教育部掛一年,直到明年被下一屆的新作品代替。

老大的畫掛在進門右手的牆上,旁邊有一幅老人頭像素描,也是一個中國女孩的作品。她家在密歇根,媽媽專程帶她來參加這個慶祝會。所以,在作品旁邊,擺各種姿勢拍照片。小姑娘都不好意思了,媽媽勸她:“這麽遠來的,多拍幾張才劃算。”

可想而知,來參加慶祝會的大多都是附近幾個州的孩子,有二十來個。還有就像我,孩子來不了,大人代替來的。意外的是,來的全是女孩。慶祝會上,教育部秘書發言,表揚大家是“國內最具有創造力的孩子,是全國孩子的典範,代表年輕一代最高的藝術成就。”因為今年參賽作品有三十一萬四千多件,其中一萬九千多獲獎,金獎兩千,入主教育部的是一百件。

慶祝會很輕鬆愉快地結束了,我的折磨又來了:剛剛歇得沒那麽疼的腳,又要遭罪了。回程比來時痛苦百倍,因為來時隻是新鞋夾腳,回程中雙腳都被磨破了!每走一步,都得咬牙忍受。我一瘸一拐地往回蹭,忽然想到網上的一個笑話:為什麽革命時期,男人比女人更容易叛變呢?因為女人天天穿高跟鞋,每天都在經受折磨,忍耐性早就練出來了!

這當然是一個笑話。可是,“鞋子合不合適,隻有腳知道”卻是千真萬確的!當我千辛萬苦回到學校,第一件事就是踢掉新鞋,讓腳鬆快一下。然後,找出走路的黑色運動鞋套上,才不管它能不能配一身的正裝。嗬嗬。

所以啊,死要麵子活受罪這種事,以後還是少做點吧。:)

即此,晚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