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不增不減
正文

十月二十一:我的故事

(2019-10-23 19:08:06) 下一個

爸媽:

還記得上個星期,我讓我哥拍幾張咱村子的全景照嗎?他說為了這張照片,他跑了二十多裏路,爬到對麵山上才拍到全景。真難為他!那麽胖,路又難走。哈哈。

這是為了準備一個報告。我學校的高中生正在學中國曆史,已經從古代講到了“文革”結束,“四人幫”倒台。曆史老師,也是文科部主任找到我,想讓我給學生講講我的故事和經曆,讓學生從紀錄片、文史資料以外,看一看活生生的中國人的生活。

當然,對這個請求,我義不容辭。

在準備報告的時候,我回首看向來時的路,不由感慨萬千。從個人而言,出生在一個西北貧窮偏僻的小山村,九歲以前最大的願望是去一趟六十裏外的城裏(那座城,其實不過是群山環繞著的一條狹長的古鎮,從東到西隻有兩條街,一條在中間,一條在北山腳下。南山下則是那條白龍江。然而,於那時的我而言,那就是天邊,是我夢寐以求的地方)。然後,到省城,到首都,到出國。從小學念到博士,從流鼻涕的假小子到為人妻、為人母、為人師。走過的路越來越寬,知道的事越來越多,離家鄉則越來越遠。可是,一提到親人、祖國、故鄉,首先跳出來的依然是那座小山村。盡管那時候,村裏沒有電、沒有水、沒有車,可是月明星稀、牛羊滿圈、人聲鼎沸,有最好的學校,最香的玉米,最醇的麥酒。不像現在,水、電、車、Wifi都有了,人卻沒有了。年輕人外出打工,各奔前程。孩子們隨父母擠在城裏的教室,偌大的村校空空蕩蕩。隻有動不了窩的老人,或者眷戀清新安靜生活的人,像你們,才安安穩穩地呆在村子裏。

從國家而言,這幾十年,中國經曆了最迅猛的變化,曆史以跳躍的節奏向前推進。三大巨頭周恩來、朱德、毛澤東逝世,文革及平反,獨生子女政策及廢除,改革開放到六四運動,香港澳門回歸,中美建交,唐山地震,宇航員上天,北京奧運會,“五險一金”,分房、商品房、房價飛升,高速路、高鐵、飛機場,等等,都在我的報告裏有所涉及。當講到高考,文革後第一屆大學錄取率隻有4.75%的時候,教室裏一陣難以置信的喧嘩聲,聽到學生期末考試不及格得留級時,我清清楚楚聽到學生集體倒吸一口冷氣,而獨特的文理分科及“師範大學”的設置則引得學生好奇。

這個報告,未必會讓他們更了解中國及中國曆史,但就像我開場時候開玩笑的:“至少,作為一個老師,你們會更了解我!”

其實,他們還挺嚴肅認真的,又做筆記又錄像,還把幻燈片放在學校網站上,供學生日後查看。

因為幻燈片是英文的,就不給你們看了。隻看看第一頁的標題吧。:)

即此,晚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