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不增不減
正文

十月十九: 栗香四溢

(2019-10-21 19:20:37) 下一個

爸媽:

很久以前,給中文學校二年級學生教謎語兒歌,比如花生、蒜頭什麽的。其中有一則:“小刺蝟,毛外套,脫了外套露紫袍,袍裏套著紅絨襖,襖裏睡個黃寶寶。”你們知道答案嗎?對,是栗子。可那時候,我自己都想不明白,為什麽這個謎語開頭說“小刺蝟,毛外套”?

這個疑問直到多年以後才得以解答。那年夏天,舉家搬到DC附近,正趕上孩子們秋季開學。老二的校門口有一片草坪,草坪上有兩棵非常茂盛的大樹,枝幹粗壯、低矮,孩子們常常爬上爬下。樹上結著一種我沒見過的果實:綠色,毛絨絨,又圓又大。有一天,老二興衝衝地拉著我往樹下跑,邊跑邊解釋:“媽媽,今天樹下立了個牌子,中文的。快來看,你認識那些字嗎?說的是什麽?”

說的是什麽呢?

“嚴禁上樹摘栗子!”

牌子是新立的,果然寫的是中文,而且,隻有中文。看得我又驚又愧:驚的是原來那是栗子樹!愧的是自己雖不曾上樹作亂,但作為中國人,被如此嚴厲警告,臉麵無光。

後來,仔細觀察那些綠茸茸的果實,發現自然裂開後,露出的才是平常概念裏的栗子。那讓我想起核桃。也是外邊的綠皮褪了之後,才會露出大家熟悉的樣子。

以前,雖然我不認識栗子樹,可吃了不少栗子。冬天,無論在蘭州還是在北京,烤紅薯和糖炒栗子都是最愛。冷冷的寒風,熱熱的栗子,甜甜的味道,絲絲的香氣,綿綿的手套,是對冬天最深的記憶。剛結婚那會兒,樓下的街角處就有賣糖炒栗子的。每天路過,都會稱一點,裝在牛皮紙袋子裏帶回家。有時去遛彎兒,就你一顆我一顆地吃,是一種簡單實在的幸福。

到了美國,超市裏也有賣栗子的。可是,無論用什麽方法烤,都不能完整地剝掉外殼。老三不信邪,試了很多次都以失敗告終。去年冬天,他一個球友幫大家訂新鮮的栗子,他也去湊熱鬧。然後就發現,那一批栗子,無論怎麽烤都能輕輕鬆鬆剝掉外殼,果肉也更香甜。這才明白,原來是超市的栗子不新鮮。所以,前兩天,他主動加入球友的栗子群,又買了一大袋新鮮栗子。天天在空氣炸鍋裏烤,又快又簡單又好吃。他吃了個黃澄澄的栗子,心滿意足地歎了口氣,說:我來拍照,一定要謝謝他!

“栗香市前火,菊影故園霜”是秋日一景。雖然現在不在“市前”,卻依舊“栗香”四溢,後院裏的菊花也傲霜盛開。

老爸老媽,你們今年吃了栗子嗎?趁新鮮吃點吧!

晚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