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不增不減
正文

十月十八:銅火盆

(2019-10-20 20:49:35) 下一個

爸媽:

今天出門,路過一個鄰居家,發現房子要出手,東西家具什麽的也在賣。順便進去溜達了一圈,看到了一個銅火盆,特別喜歡,可家裏實在沒地方放,又沒有用武之地。猶豫了很久,最後也隻拍了照片,憾憾離去。

看,就是照片裏這張。我覺得一定是一個銅火盆。中間那個帶把手的銅盆是活的,可以搬來搬去,四周是木頭拚的架子。這個火盆有些年頭了,邊兒上的木頭被摸得光光的。架子上裝飾著大大小小的銅花,很精致,和桌腿上的銅腳相映成趣。一看到這張桌子,腦海裏馬上現出一個場景:窗外寒風呼嘯,窗內就是這張桌子,中間的銅盆裏紅紅的炭火燃燒著,火上烤著饅頭片,炭火邊上的灰裏埋著小土豆,土豆旁有一個瓷壺,壺裏的麥酒已經開了,冒出一片白色的水汽。架子上零散地放著幾個小茶杯,藍底白點透明的那種。一家人圍著火盆坐著,聊天,一片溫暖。

這個場景熟悉吧?

當然熟啦!那是小時候司空見慣的場景啊!那時候家家有火盆,咱家也有一個,不過是方的。正月裏,走親訪友的人多,火盆裏的炭火時時不斷。火盆邊永遠煨著一個茶壺,燒水、熱酒、煮油茶都好。男人們圍著火盆喝酒吹牛諞閑傳,女人們圍著火盆做針線,孩子們就守著吃炭火裏燜熟的土豆、燙熟的豌豆、烤得黃蔥蔥的花卷。溫暖的炭火紅紅的,映得牆上的舊報紙也泛著微光。

說起來,咱家的火盆還在嗎?上次回去都沒看到呢。現在,已經沒人再用炭火了吧?就算生爐子,也都用帶煙囪的銅爐子,就像你們用的那種,對吧?那種更幹淨更方便一些。可是,我還是喜歡燒炭的火盆。今天沒買那個銅火盆,一直心心念念,有點後悔。

老三覺得不能理解:“家裏沒地方不說,也不實用啊?你難道打算買炭嗎?那空調還開不開?不開空調的話,就算燒著火盆也不夠暖和呀!”

我知道他說的都是對的。可是,偏就喜歡怎麽辦?可惜這次錯過了。如果下次再遇到,一定要買回來。不說別的,隻要想一想“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這句詩,就一定要有一個火盆啊,否則誰大冬天的喝冷酒啊,對吧?

即此,晚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