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不增不減
正文

十月九日:幸福是秋天道路上的陽光

(2019-10-11 17:09:43) 下一個

爸媽:

忘了在哪裏看到著名作家卡夫卡說:“幸福是秋天道路上的陽光。”他的本意是說現世生命的時間是秋天的道路,滿目淒涼,秋天的陽光隻能給幹枯樹葉帶來渴望和想象的生機。他是一個孤獨敏感的作家,他的不滿足有點像賈寶玉,“隻願人常聚不散,花常開不謝。及到筵散花謝,雖有萬種悲傷,也就沒奈何了。”

我其實很同意這句話,字麵意義上的:秋天,走在灑滿陽光的路上,一切現世的平淡瑣碎都是幸福,是生命的本來麵目。比如說:

——兩個白頭發的老太太,一人穿桃紅上衣,一人穿湖藍上衣,拄著拐杖在說話。路過她們的時候,她們嘴角眼底都是笑,白發在陽光裏微微飛揚。等我走完一大圈回來,她們才走了一個街區,倆人依舊站在陽光裏,聊天。回頭又看了一眼她們的背影,我突然意識到,她們一定是在享受秋日的陽光,所以不急著走路。

——穿著短褲短袖,頭戴一頂帽子的小姑娘,一個助跑翻一個跟鬥,帽子飛了。再一個助跑翻一個跟鬥,剛撿回戴上的帽子又飛了。她樂此不疲,笑得眼睛眯成了縫,喊:“媽媽媽媽,看我,看我!”我知道,她的帽子又要飛了。

——大腹便便的男人,擠在星巴克咖啡館外麵的鐵椅子上,凸起的肚子汗濕了衣衫。他喝了口咖啡,長籲一口氣,把頭使勁往後仰,然後突然放鬆,斜斜地耷拉在肩上,一聲不吭地聽坐在對麵的妻子和女兒說話。

——一個中年女人,矮、瘦、黑,辮子淩亂,牛仔褲旅遊鞋小夾克都有點髒,斜挎一個原本應該是白色的包。目不斜視,步履匆匆。

——兩條狗,一黑一黃,親密地頭頸相交,蹭來蹭去。兩位主人都是中年婦女,一樣的亞馬色頭發,一樣高高梳起再隨便一盤,一樣穿著黑色長袖緊身加寬鬆外套,連氣質都相似。我忍不住多看了兩眼,莫不是姐妹?

——一聲鈴響,一個高瘦的小夥子,踩著機動踏板車scooter從身邊經過。陽光在他的背包上反射過來,晃眼。

——一個七八歲大的小哥哥,推著嬰兒車裏的小妹妹,跑得飛快,朝不遠處等候他們的媽媽衝過去。路有一點點小斜坡,我真擔心他們會摔倒,其實並沒有。

——陽光照在樹上,樹葉透亮,葉子邊緣被鑲上了一層細細的金邊。而背光的那棵大樹,顯出了粗壯的枝椏,像一個人擁抱著另一個人,相依相守。

這些,不過是最平常不過的人生日常。卻因為秋日的陽光,讓我放慢了腳步,邊享受陽光的溫暖邊體會陽光下的幸福。所以我同意,幸福真的是秋天道路上的陽光。

你們覺得呢?

即此,祝安好。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