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不增不減
正文

九月十七:阿彌陀佛

(2019-09-19 19:58:21) 下一個

爸媽:

你們來過美國,路上立的給動物讓路的牌子,你們也是見過的。實際上,我好幾次碰到給鴨子讓路。雙向的車都停下來,等著鴨媽媽帶領眾鴨子過馬路。今年開學的時候,在全體職工大會上,校長給大家放了一段視頻,一隻鴨媽媽帶著四十五隻鴨子過馬路。她說:“希望大家像這些鴨子一樣,放輕鬆些,別太有壓力。”

雖然,大家看到鴨子、鵝、鹿等動物過馬路的時候,都會自覺減速停車。可是,也有猝不及防的時刻,尤其秋天,時不時會在路上遇到被撞死的動物,大到雄鹿,小到鬆鼠。每當這個時候,我都會下意識地捏個蓮花印,念一聲:“阿彌陀佛。”老大第一次聽我說的時候才小學,問我什麽意思。我簡單地解釋了一下輪回和普渡,她不明白。我想了想問她:小動物是不是很可愛啊?想不想讓它上天堂呀?這回她懂了,很肯定地點頭,也照貓畫虎地念聲佛。念著念著就到了高中。現在,她已經能懂念佛號的意思,碰到這種情況,會嫻熟地捏手印念佛號。有一次,和同學走在路上,又碰到了被撞的動物,她習慣性地做了這一係列的動作,惹得同學莫名其妙,隻好解釋給她們聽,又講不清楚相關的佛教教義,回來問我。

其實,我是沒有宗教信仰的。隻是佛教在中國文化中的影響太大,在民間流傳太廣,自己是熟悉的。比如看到死去的動物念聲佛號,捏個手印,完全是下意識的動作。並不相信那個動物曾經與上一世的自己,或者下一世的自己有關。也不相信因為自己的一個動作,就與這個生靈結下一個因果。隻是單純地認為:萬物有靈,逝者為大,願它安息。

嘮叨這麽多,是因為今天又見到一隻倒在路旁的鹿。看上去完好無損,仿佛隻是臥在那裏睡覺。可是,緊閉的雙目和地上的血跡表明它已往生。想起幾年前的一件事。也是秋天,我路過河邊的一條路,路兩邊是又高又密的樹林,雙向都是單行道。我突然發現路中間有一個東西,近了才看清楚是一頭鹿。傷了左前腿,不能動,就那麽睜著大眼睛,無聲無息地看著我。我不知所措:不懂療傷又不知該向誰求救,幫不了它。可是,看著它濕漉漉的大眼睛,又實在做不出繞邊離開的事。想了想停了車:把它挪到路邊總沒錯吧?好過橫在路中央,多危險!可是,看起來沒多大的一隻鹿,我居然搬不動!正為難中,對麵來了一輛車,下來一個壯漢,一把抱起鹿,輕輕鬆鬆把它放到路邊的草地上。他有動物保護協會的電話,讓我先走,他來處理接下來的事。今天看到這隻倒在路邊的鹿,我又想起那隻鹿來,不知道它的腿有沒有養好?

在美國,動物的生存環境已經非常寬鬆安全。可是,人有旦夕禍福,動物也一樣。總有一些意外是難以避免的。這個時候,除了捏個手印念聲“阿彌陀佛”,我亦無能為力。

願它安息。

即此,祝你們安好。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