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不增不減
正文

九月十六:美好時光

(2019-09-18 20:23:55) 下一個

爸媽:

還記得八瓣梅嗎?印象中,兒時的村子裏,好像家家都種。那種花耐寒、耐旱,細細的葉,細細的籽,卻能長很高。花開八瓣,純白、淺粉、深粉最多。我記得社生阿爸家花壇裏開得最好。可是,上次回家,隻在路邊看到過零零星星的,並不曾看到誰家裏一片一片在種。

大概是兒時的印象太深刻,我一直特別喜歡那種花。門前種了一片,這幾天,正是盛開的時候。周末我在睡懶覺,老三在樓下喊:“快起來看,咱家的格桑花開得多好!”——直到來到美國,我才知道,咱們那裏毫不稀罕的八瓣梅,原來就是傳說中代表幸福的、神秘的格桑花。在西藏,這種花叫“格桑梅朵”。“格桑”的意思是“美好時光”或者“幸福”,“梅朵”就是花。合起來就是“美好時光之花”或者“幸福花”。

 

其實,門前的格桑花今年被老三剪得太勤,加上七月狂風暴雨太頻繁,折了很多枝,遠不如去年繁盛。可是,當看到薄薄的花瓣在晨曦中泛著光,隨風搖曳,各色蝴蝶、蜜蜂翩翩起舞的時候,嘴角就忍不住翹了起來,滿心歡喜。

想起讀研究生那年暑假,和幾個師妹去拉卜楞寺玩,住在帳篷裏。夏天,草原一片蔥綠,野花遍地盛開,白色的帳篷像一個個新鮮的巨大蘑菇。我和兩個師妹不約而同地穿了紅色,襯著藍天白雲,年輕的笑容至今依然清晰。跟著牧民去騎馬的時候,馬蹄踏過一叢叢粉色的小花,我帶著虔誠的心,好奇地問帶我騎馬的牧民:“是格桑花嗎?”他用生硬的漢話說:“不。格桑花很高。”那時候,我完全無從想象,格桑花究竟有多高(現在當然知道了,反正比我高多了)。“是金色的嗎?”我又問。不知道為什麽,總覺得格桑花應該是太陽的顏色。“不。”他還是搖頭:“有很多顏色,沒有金色。”——如果那時候,我要是知道八瓣梅就是格桑花,就不會問這種傻裏傻氣的問題。當然,肯定也不會再向往那神秘的、充滿異域風味的花。

二十多年過去了,小師妹們天各一方,當年不曾奢望的格桑花,卻在我的門前靜靜開放。每一陣風過,每一朵花都在悄悄地唱:“啊,多麽美好的時光!”

我繡過一幅格桑花,掛在餐廳裏。即使冬天,百花凋零,還有它陪著我,在每一個日子裏靜靜地唱:“啊,多麽美好的時光!”

爸媽,把這些美好時光也送給你們。

祝安好。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