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不增不減
正文

九月十五:一地襪子

(2019-09-17 19:45:03) 下一個

爸媽:

你們猜猜,家務事裏我最頭疼的是什麽?不是做飯(我還挺喜歡做飯給大家吃,做的菜被吃得一幹二淨的時候,還挺開心),不是洗碗(雖然不喜歡,但天天洗也就習慣了),也不是洗衣服(現在洗衣服多方便啊,往洗衣機裏一扔就不管了)。猜到了嗎?是收衣服!

對,就是收衣服。以前,全家所有人的衣服洗幹淨之後,都搬到我屋裏,一筐一筐倒在我的大號床上,然後一件一件分門別類地疊:內衣、內褲、睡衣、外套、T恤、夾克、長袖、短袖、長褲、短褲、裙子、運動褲、運動衣、浴巾、床單、被子、枕套……每樣還得分成四堆,一人一堆。每次看著堆成了山的衣服,我都禁不住懷疑,這一周到底幹什麽了,為什麽會洗了那麽多髒衣服?!

每收一次衣服,都要化一個多小時。最麻煩的不是分辨哪條褲子是老大的,哪件衣服是老二的——她倆現在個子差不多高,穿衣品味風格也近似,有的衣服還混著穿,很難記清楚哪件是誰的。老三就完全分不來,所以,他總是理直氣壯地說:“這活我幹不來!我收一遍,你還得返工,更花時間。”

最麻煩的是收襪子!最開始,倆孩子還小的時候,我還能勉力區分哪雙是誰的,比如帶著小貓小狗的是老大的,小熊小刺蝟是老二的,運動襪基本都是老三的,我自己的襪子我認識。後來,姑娘大了,不穿花襪子了,天天穿運動襪,大小和老三的號碼也越來越接近,我就懵了,完全搞不清誰的是誰的。索性把全家的襪子集中在一起放一個筐子,誰穿誰挑,隨便拿。

拿的時候隨便拿,收的麻煩一點兒也沒減少:很多襪子找不到對兒!要麽,阿迪達斯圖案的一隻,彪馬圖案的一隻,耐克的還是單隻。要麽,長筒的多了一隻,短筒的又少了一隻。要麽,圖案和長短合適了,顏色又不對……總之,光是坐在地板上給襪子配對,大腿都會被壓麻。而且,每次,都會剩與上次不同的單隻襪子,是非常神奇的一件事!

有幾次我忍無可忍,罷工不幹了,讓她們自己收襪子。結果,第二天,姐倆都穿著不是一對兒的襪子。老大還好些,至少顏色是一樣的,老二幹脆一黑一白,居然宣稱:“這是時尚!”可去她的吧!

看,這滿地的襪子,我還得一雙一雙去配對!簡直無話可說。唉,痛並快樂的日子啊……

我去忙了,愛你們。

晚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