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不增不減
正文

七月三日:春風吹不生

(2019-07-05 20:09:02) 下一個

爸媽:

“離離原上草,一歲一枯榮。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這是打小就會背的詩。草,也的確是一歲一枯榮,春風吹又生。可是,這個春天、夏天,一直到現在,前院草坪上有幾塊地方,一直光禿禿的,我們種了很多次草籽,也沒長出草來,像幾塊醜陋的禿斑,怎麽看怎麽不舒服。

家裏的草坪原本不錯的,老三打理的挺勤,老被鄰居誇。這個春天剛開始的時候,他發現草坪上有幾塊地方長了雜草,特勤快地買了殺雜草劑,噴了個遍,連和隔壁鄰居家交界處也好心地噴了。按說是好事,除了雜草,草坪會更綠更茂盛更整齊。可!是!他這個傻子,把除草劑和除雜草劑混為一談,一噴之下,雜草的確被殺死,好草也死了!等草坪一片一片枯黃,一片一片禿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用錯了藥,悔之莫及。

想著亡羊補牢,趕緊補種草籽。可是,殺草劑不但殺死了草,也汙染了土壤,我們補種了很多次草籽,天天澆水,可禿了的地方任春風夏風日日吹,隻零零星星地冒出來一些草芽,更像牛皮癬了。不好意思給你們看禿斑,拍了張有花的草坪。透過花枝,還是能清楚地看到禿了的草坪。:)

這讓我想起上次回國,在老家宅子裏住了一個月,爸您和我踩著梯子,花了半個下午,才把屋後路邊的蒿草都割了。您說村裏人已經沒人費力動手除草,都用殺草劑了。當時還覺得挺方便的,現在想來,簡直是飲鳩止渴。研究表明,用一次殺草劑,對土壤的汙染和損害,幾年之內都無法消散。若長年累月地用,不但對土壤、地下水的汙染變成永久的,而且影響都農作物的生長和結果,更使毒素進入農作物,進而對人體、動物造成傷害。這種長期使用除草劑的地,漸漸“癌化”,成為“癌症田”,無法換茬,導致作物大麵積減產或絕收。所以,手工除草依舊是最安全的方式。至少對我的草坪而言,是這樣的。

新科技給這個世界帶來了巨大的改變,可是,我更懷念那些自然的、傳統的、手工的東西。比如,那些野生的瓢子、草莓、山桃、野杏、小蒜、韭菜、黃花兒菜、黃芪、芨芨根,家家戶戶都會釀的大麥酒、小麥酒、玉米酒、青稞酒,各家主婦都會做的酸菜、泡菜、油茶、蕎粉、麻花、麵果子、臊子,手繡的衣裙、被麵兒、枕頭、窗簾、沙發墊兒、鞋墊兒、背包……這些東西,在以前的日子裏是司空見慣的,可現在不著意花時間,是辦不到的。有的東西即使花時間也辦不到了,因為已經失傳。越來越多的普通人用錢和科技換來了更方便的生活,卻也失去了很多生活本身的樂趣和創造性。

話說回來,發這些牢騷都是閑的,補救我的草坪才是當務之急。天氣預報說,接下來的幾天都會有雷陣雨。我和老三今天就又補種了一批草籽兒,希望這幾場雨後,會有草隨春風,不對,隨夏風吹又生。:)

晚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