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正文

七月十五:冰火兩重天

(2019-07-17 20:52:08) 下一個

爸媽:

從圖書館出來,陽光灑在身上,暖。冰冷的身體開始回溫,感覺自己又活過來了。之所以這麽說,是因為圖書館裏太冷了!我坐了兩個多小時,冷氣浸得骨頭都涼透了。實在受不住了,趕緊收拾東西逃了出來。

外邊是七月流火的日子,暖自然是暖的。而且,很快就會覺得熱,哪怕坐在樹蔭下,透過樹葉的光線依舊強得刺眼。我知道,坐不了一兩個小時,我又得回到圖書館去。

這就是在美國我最不能忍受的冰火兩重天:夏天,戶外烈日高懸,汗流浹背,大家穿絲著綢,短袖涼鞋,室內的空調卻冷得像冰窖;冬天,戶外天寒地凍,瑟瑟發抖,大家穿棉裹毛,厚靴厚襪,室內的暖氣卻熱得像火爐!十幾年過去了,我還是無法理解:為什麽不能調整室內的溫度,保持在舒適的程度?!——不是一個人這麽抱怨啊!我聽到過很多人這麽吐槽。

當然,這個舒適,是指我自己的感覺。或者,亞洲人的感覺?外甥女說她的單位特別搞笑,給她和其他三個亞洲同事發了小小的立式暖風機,放在辦公桌下專門吹熱風,以免她們冷得受不了。可是,辦公室裏的溫度是不變的,持續保持在十幾度。因為老美會覺得熱。她隔壁的隔壁是個老美胖大叔,僅僅因為他旁邊的一個韓國女人用了暖風機,即使隔著擋板,他也受不了,很誇張地在辦公室嚷嚷:“天啦,怎麽這麽熱!我要化掉了!”

同樣的情況發生在我教室。夏天,冷氣吹得我關節僵硬,舌根麻木,說話都哆嗦。辦公桌挪了三個地方,把整個教室都試遍了,才找到一個遠離空調的角落安置。可是,有同事來談事,沒幾分鍾,就問:“你教室的空調壞了嗎?好熱呀!”無奈之下,我在教室常年備著一條厚圍巾,夏天用來在教室裏保溫,冬天用來在教室外保溫。

今天早上送老大去夏令營,看見她穿了長袖長褲,提醒她:“今天很熱,九十多度呢!”就是攝氏三十多度。她皺眉:“我知道呀。可是教室裏太冷了,地鐵裏也冷!前兩天穿短褲短袖,腿都凍疼了。”

唉,難道真的因為人種不同,大家的體溫差異這麽大?或者說,大家的皮膚感覺係統差異這麽大?

總之,內外溫差之大,讓很多人帶著反季節的衣物。坐在圖書館一眼望去,差不多每個女人肩上都搭著一條圍巾,要麽披著一件開衫,最省事的人也穿著長袖。

這個反差不萌的世界啊,令人無語……

午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