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不增不減
正文

六月三十:一朵水蓮花

(2019-07-02 19:47:27) 下一個

爸媽:

看照片,今天終於買了一盆心心念念的水蓮花!嘿嘿。

不知道為什麽,我特別想養一池蓮花。可能因為小時候在老家山上,吃水都要到幾裏外去挑,所以,搬進城看到蓮湖公園的那兩池蓮花的瞬間,大為驚豔,那水靈靈的倩影就此印到了心底。上次回國,見那座公園重修過,居然沒有了蓮花!非常失望,深深懷念那些陪我度過了整個中學時代的荷花。至今記得中學的黑板報上摘抄的那首詩:“最是那一低頭的溫柔/像一朵水蓮花不勝涼風的嬌羞。”也還記得那幾年早上,上學前常常跟著大姐去那裏背英文單詞。單詞沒記住多少,倒是常常盯著紅蓮白蓮發呆。就像席慕容說的:“有那麽多事逼在眼前,有那麽多工作要做的我,卻差不多花了整個早上的時間來看一朵荷花。”

你們知道席慕容嗎?她原是蒙古族貴族,後隨父母去了台灣。我上大學那會兒,她的詩文風靡全國,《時光九篇》《七裏香》《一棵開花的樹》《無怨的青春》《在那遙遠的地方》《有一首歌》等等,應該都還在二姐那裏的書架上。那時候,讀了很多她的文字。其實,她的專業是美術,尤擅畫荷。有一本畫集就叫《涉江采芙蓉》。看到她的住處總養著幾大缸荷花的時候,心裏就是羨慕:什麽時候,我也能養一池荷花呢?一缸也行啊!荷花與我,和與席慕容的感覺是差不多的:“總覺得荷花是一個似曾相識的友人,並且,在初識的那一次就是一見傾心,不忍離去。”也許,是因為自己當年修古典文學,詩文裏有太多的荷花出現,多到自己已習慣了它的存在吧?

可惜,直到現在,也沒有實現養一池荷花的願望。好在今天,終於買了一小盆蓮花回來。雖然隻是小小一盆睡蓮,於願以足。古詩裏說:“江南可采蓮,蓮葉何田田。魚戲蓮葉間。”所以,也養了兩條小小的魚兒,讓這盆水蓮花靈動起來。可惜,今兒日光太強,一天功夫就曬壞了圓圓的葉子。唉,隻希望能慢慢緩過勁兒來。

寫這些文字的時候,手邊放著尚未繡完的一幅墨荷,想起去年繡的那幅3D荷花,去拍了張照片給你們看。背景上的文字是北宋周敦頤著名的《愛蓮說》:“水陸草木之花,可愛者甚蕃。晉陶淵明獨愛菊。自李唐來,世人盛愛牡丹。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淨植,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可我沒有他那麽意境深遠,還是覺得席慕容的那幾句詩更切合自己:“那時侯,所有的故事/都開始在一條芳香的河邊/涉江而過,芙蓉千朵/詩也簡單, 心也簡單。”

大概自己是一個簡單的人,也喜歡簡單的生活吧?

爸媽,也把這一盆水蓮花送給你們。

晚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樹枝兒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雪中梅' 的評論 : 謝謝您喜歡。問候您好。:)
雪中梅 回複 悄悄話 美文美圖,還會繡花。多才多藝。平安是福。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