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正文

七月十一:風送野花香

(2019-07-13 19:32:45) 下一個

爸媽:

春天百花齊放,一株一株,一樹一樹,滿眼滿目,姹紫嫣紅,各種花香充滿了世界。這兩天,一樹一樹的花已變成了綠葉濃蔭。花香也單一起來,反倒顯得格外濃烈。很多時候,正在走路,一陣風過,便有暗香襲來,一聞就知道是金銀花。

對金銀花最早的記憶,是蓮湖公園的拱門,門上爬滿了金銀花。每次從那道門出入,都忍不住深吸一口氣,憋一會兒,再慢慢慢慢地籲出去,然後就明白了“沁人心脾”那個詞。很長時間都以為金銀花是不同顏色的同一種花,顏色一白一黃而已,就像金菊、白菊、綠菊。後來,老家院子一角種了一大叢金銀花,爬滿了院牆,早上摘花泡茶喝,才知道原來金花銀花是同一朵花——初開色白,為銀花;幾日後變黃,為金花。然而,無論是金花還是銀花,都花香馥鬱,不分主次。很容易就聯想到人的一生,無論黃發垂髫還是白發蒼蒼,各有各的魅力,都一樣好。

我很想種一株金銀花,可是老三對花香過敏,越香頭越暈,隻好作罷。說來奇怪,這個小區的金銀花隻有一兩家種在籬笆的一個角上,其餘大多是野生,大操場邊的樹林中、馬路邊的鐵絲網上、小河邊的灌木叢裏都能發現它的藤蔓。沒開花的時候,幾乎注意不到它的特殊。唯有這個季節,花開兩色,日以繼夜,一絲微風便花香四溢,真正是“風送野花香”。

對了,咱老家院子裏的金銀花,這兩天也正在盛開吧?可惜你們今年沒去山上住,不能享受它的清香,也不能摘來泡水喝了。下次回去多摘些晾幹,帶回來泡水喝,應該比店裏賣的幹花更幹淨新鮮。

即此,晚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