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不增不減
正文

七月九日:三個女人

(2019-07-11 18:43:24) 下一個

爸媽:

都說三個女人一台戲,不過,今天一起吃飯的三個女人,我們各有各的舞台,各自演著各自的戲。

我們三個,正好是女人從中年到老年的不同階段:我步入中年,孩子們還在上中學,整日忙碌,離退休遙遙無期。貝蒂年過六十,孩子們大學畢業工作,天各一方,她處於想退休就能退的狀態。瑪莎已退休兩三年,悠閑自在地享受著自由的時光,到處旅遊,她的孩子們也工作已久,開始談婚論嫁。

我們都是前同事。我是瑪莎招進去的,我一去,她把中文的擔子往我肩上一挪,自己就退休了。她是個地道的美國人,猶太人。從小爭強好勝,哈佛大學法學院畢業,嫁了同班同學,倆人都做了律師,很成功的律師。有一次我去她家聚會,忘了門牌號碼,上網一查,居然查到了她們當年結婚的新聞報道——她是那一年法學院唯一的女生!曾經的風雲人物。“後來,你為什麽教中文了呢?”我很詫異地問過她。她回答說:“喜歡啊!中文是這個世界上最最有趣的文字。中國文學真的博大精深,太有趣了。”她看中國電影、電視,讀中文書,繁體古文的哦!說一口非常流利的中文。當年,她先在台灣學習中文——大陸和美國還沒建交呢——後來去北大留學。留學期間,獨自環遊中國,騎著毛驢穿越內蒙古大草原。直到今天,她還說:“當中文老師比當律師有趣太多了!律師是最無聊的工作,盡管錢掙得比老師多得多,可是生活真的沒有一點兒樂趣。”

貝蒂選擇去學校的理由,和瑪莎一模一樣:“我做了十五年的公務員,無聊的要死!每天都按部就班地工作,實在受不了。跳槽到學校收入是比以前少了,可是有意思啊!”她是一個ABC,出生在台北,從小移居美國,中文和英文一樣流利。她的父親是蔣介石的翻譯官,當年在台北的寓所還在。所以,兩年前她辭職,決定回去住一段時間,看看老家,看看父母曾經生活過的地方。有趣的是她的老公,一個一句中文都不會說的老美,為了她的心願,從零開始學,現在已經可以自己去榮總醫院看病了。

因此,當我說有點為老大一年後申請大學擔心,不知道該上什麽學校,修什麽專業的時候,倆人異口同聲地說:“得看她的興趣啊!”也是!要不是興趣,我們也不會認識。

就這樣,三個完全不同背景,不同人生軌跡的女人,今天中午聚在一起,隻為了輕輕鬆鬆吃個飯,聊聊天,順便安慰一下“一點兒也不焦慮、憔悴”的我。——她們以為,因為老三的意外,我一定又著急又憂心,憔悴不堪。誰知因為瘦了點,我看上去反倒比以前更好一些。嗬嗬。

無論在哪裏,有三兩好友,偶然碰個頭,吃個飯,喝杯茶,都是人生難得的財富。我很珍惜,也很開心。

所以,爸媽,我很好,有朋友關心扶持。你們別擔心。

晚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