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不增不減
正文

四月十七:家長會

(2019-04-22 20:29:09) 下一個

爸媽: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家長會。我作為學生家長,一一去見兩個孩子的老師。都是同事,若是有事,辦公室、食堂、走廊隨時碰見隨時溝通,哪怕在衛生間遇見,也能見縫插針嘮叨幾句。可是,今天一本正經去麵見她們,係統地聽她們介紹孩子的情況,缺點、優點一一細說分明,感覺還是很不同的。

還記得我們小學的時候,也是在媽媽教書的學校上學。我們的班主任和各科老師都是你的同事。最早的時候,我根本沒有開家長會的概念,因為媽就是我的班主任。那時還在秋林坪,校舍奇缺,教室不夠,一、二年級合用一個教室。也沒有桌子椅子,兩個土墩兒上搭一塊木板就是一排桌子,凳子都是自家帶的小板凳兒。你同時教一、二年級:一年級上數學課,做習題的時候,二年級上語文課讀課文。還記得因為我做完習題無所事事,就開始調皮搗蛋,結果被你一把扔出教室的事嗎?這件“光榮”事跡一直記在我心裏,常常拿出來當反麵教材給兩個孩子講。前幾天又說起,小狗很是鬆了一口氣:“幸虧咱們學校不許老師的孩子修老師自己教的那門課。要不然,我要是學了中文課,也被你從教室扔出去可就太丟人啦!”:)

好像整個小學期間都沒有開家長會的印象,到了中學才有了相關的一些記憶。那時候,都是爸去給我們開家長會。初中、高中的家長會在同一個晚上,我們兄妹四個當時都在一中讀書,四個人四個班,爸總是先去光榮榜查看我們的名次,然後匆匆忙忙從這個班趕到那個班去。這件事一做就是六年,等我們高中畢業的時候,爸已經成了學校老師的老熟人。我已經不記得家長會上老師都說了些啥,隻記得每年的評語裏都有一句“上課愛睡覺”。那時候怎麽就那麽瞌睡呢?難道真的因為我屬豬的緣故嗎?

所以,今天,當小狗的老師提到,她有時候“上課會睡覺”的時候,我忍不住心裏偷偷竊笑:“難道愛睡覺的基因是會遺傳的?”這我不知道,可我知道倆孩子都會在晚上睡下以後,偷偷摸摸看小說,就和我們那時候捂在被窩裏打著手電偷看小說一模一樣。已經被老三抓了好幾回了。我就納悶了,我們那時候偷偷看,是因為家長和老師都不需我們看課外書。可是現在,沒人攔著她們,為什麽還要偷著看呢?!反正,以後還是要嚴加看管,免得把覺睡到課堂上去。

已經十一點多了,我也去睡了。

晚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