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不增不減
正文

三月三十一到四月二日

(2019-04-02 21:09:02) 下一個

四月二日:兩個極端

爸媽:

今天上班。學生們很開心地拿到了他們的考試成績。我也高度評價了他們的表現。

作為學生,小豬小狗也拿回了各自的成績單。

小豬一貫好。

小狗則是兩個極端:英語考了滿分100,曆史97(加附加題的分99.5),拉丁文83,科學71。之所以是這樣,因為後麵兩門課她都沒做完。尤其是科學課,她有整整兩頁的題沒做。她做了的題總分75,她得了71。沒做的題,她說她都會的,隻是時間不夠。問她為什麽時間不夠,她說她在時間的規劃管理上有問題。

這個現象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上學期考數學也是一樣。她有一半的題沒時間做。後來老師給延長了時間才做完,最後考了97。我覺得,我們應該在這件事上幫助她,讓她學會合理利用時間。

在這一點上,小豬今年明顯有進步。她差不多在學校就會做完功課,回家以後就學著做做飯,輕鬆愉快地畫個畫,上上網什麽的,不需要花太多時間在作業上。小狗則每天還要花時間做作業。因為她總是先玩兒,就像歌裏唱的:“總是要等到睡覺前,才知道功課隻做了一點點。總是要等到考試以後,才知道該念的書都沒有念。”

我小時候是不是和她一樣?也是毛手毛腳,丟三拉四,不知輕重緩急的?我隻記得自己當年的理科不好,很多題不會做,空著就交卷了。嗬嗬。

即此,

晚安

四月一日:期末考試

爸媽:

從墨西哥回來春假也差不多結束了,明天上班,今天得把放假前的考試卷子改完。

這次的考試我其實有點兒擔心,因為今年的口語考試我換了一種方式。以前,把口語當家庭作業給他們,隻要考試當天做完就可以,不限時。這次隻給他們10分鍾,當堂讀,然後把錄音寄給我。朗讀材料雖然不難,可是比平時多了幾倍。既怕學生在規定時間讀不完,又怕口語占了筆試的時間,導致筆試難以完成。沒想到隻有極個別的學生沒完成,比我想象的要考得好。所有的學生中,最高成績97,最低成績71。一共30個學生,90分以上的學生有21個。

我很安慰。

其實,我們學校兩年前改了期末考試政策,語言課是可以不用考與的。隻有中文、拉丁文還保留了期末考試,法文、西班牙文、意大利文、德文、阿拉伯文都撤銷了。這個決定是我和拉丁文老師自己做的。我還是希望學生在學了一年之後,能有一個全麵的複習,所謂“溫故而知新”。學外語是一件逆水行舟的事,但凡鬆一口氣,就一退千裏。

可是,學生哪裏明白這個道理?人總是貪圖輕鬆的。所以畢業班的學生不太樂意。不過,不樂意也得考,誰讓我是老師呢?嘿嘿。記得我們上高中的時候,王德賢老師總是毫不留情地罵學生,鐵血手段管理學生。那時候,大家都叫苦連天。現在回想起來,如若沒有他的嚴格要求和督促,哪裏會有今天的我們?“嚴師出高徒”多少還是有道理的。希望多年以後,我的學生想起我來,也會心存感激。

即此,

晚安

三月三十一:海水日出

爸媽:

今天從墨西哥返回美國。早上10:55的飛機。所以沒有做額外的計劃,隻是早上早起去看海上日出。

清晨的海灘上隻有寥寥幾個人,非常安靜,海風很大,高高地揚起綠色長裙,也揚起了我的長發。海浪嘩嘩地拍打著沙灘,帶來一些細小的海草,卷走一些細小的沙塵。赤足走在海水中,感覺著浪花一層又一層溫潤地漫過腳麵,隻感覺歲月靜好,別無他求。

很小的時候就喜歡海子的那首詩:《麵朝大海,春暖花開》,夢想著在海邊有一棟自己的房子。如今快到“知天命”的年紀了,海邊的房子依舊是一個夢想。不過,此時此刻,在這個春暖花開的季節,能夠麵朝大海也是一件賞心悅目的事。

早餐一如既往地豐富:各自麵包、點心、麥片,培根、火腿、煎魚,墨西哥玉米餅、海鮮、奶酪,各色水果、甜點、飲料、咖啡、湯……

我最喜歡的是現做的雞蛋煎餅,有點像天津煎餅:把雞蛋攤在鍋上,把各種菜(玉米、西紅柿、洋蔥、蘑菇、辣椒、培根、火腿、芹菜等)炒好,夾在蛋餅裏,撒上奶酪,卷起來,熱騰騰,香噴噴,我能一連吃兩個。:)

上飛機的時候,排在我前麵的一個黑人大姐感慨了一句:“再見了,坎昆的美好天氣!”我看了看自己的白牛仔褲藍牛仔衣,想著要從二、三十度的夏天回到十度以下的早春,不由笑著接了句:“深有同感。”

再見了,溫暖的坎昆。

在墨西哥登機的時候,我被隨機抽查行李。導致回到美國入關的時候,同樣被抽查背景審核,前後耽誤了一個多小時。這是我這麽多年第一次被抽查。也算是人生經曆又多了一層。

現在,我們平安到家了。

晚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