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不增不減
正文

四月三日:墨西哥的太陽

(2019-04-13 14:06:55) 下一個

爸媽:

今天在課間休息的時候,隨手撩了一下頭發,落下幾片頭皮屑,我就很奇怪:早上剛洗的澡,怎麽會呢?去廁所的時候照鏡子才發現,原來不是頭皮屑,而是額頭發根的地方掉皮了,一片一片的!

我明白了——是這次去墨西哥曬的。我一直比較馬虎,夏天出門不喜歡擦防曬霜,覺得沒什麽大用,還挺矯情。所以,在墨西哥的時候,大家都在擦防曬霜,就我隨便糊弄了幾下。當時也沒覺得怎樣,誰知道今天開始掉皮了。

不過,去看瑪雅遺址的那天,太陽真的很大。那種熱很奇怪,不是那種讓人流汗的熱,而是感覺皮膚被點燃的熱,仿佛從身體裏麵往外散發的熱量。身上很幹爽,可是皮膚很燙。也許是因為太陽太大的緣故,墨西哥人膚色都很深,像深褐色的土地上冒出來的一個個小土墩兒。個子也小,又胖乎乎的,就像三毛說的:“便如上帝捏出來的粗泥娃娃沒有用刀子再細雕,也沒有上釉,做好了,隻等太陽曬曬幹便放到世上來了。”大多數墨西哥人都是“扁臉、濃眉、大眼寬鼻、厚唇,不算太清潔,衣著鮮豔如彩虹,表情木然而本分。”然而,他們的性格很樂觀,開朗。顏色的喜好簡直讓人驚訝:清一色的大紅大綠,亮藍明黃。比如一間紅房子,那麽一定是大紅的屋頂、牆、門窗,不參雜一絲別的顏色。要麽就把所有的顏色都揉到一起,奪人眼球又眼花繚亂。我特別同意三毛說“墨西哥人真是太陽的兒女,他們用色的濃豔,連水中的倒影都要凝固了。”

不過,一想到中國民間大紅配大綠的傳統,也就釋然了。我還記得小時候家裏的被子,都是大紅牡丹配大綠葉子的麵兒。就連媽來美國的時候給孩子帶的小棉被,也是大紅大綠的。

看來,以後夏天出門還是應該擦些防曬霜的。

即此,

晚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