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不增不減
正文

三月二十九: 順流而下

(2019-04-13 13:57:00) 下一個

爸媽:

今天去坎昆附近最有名的一個主題公園。那個公園非常大,緊靠大西洋,熱帶雨林風格,國際化飲食,很有特色。一般而言,我不喜歡逛公園。可是這個公園裏有幾個非常特別的活動,很是與眾不同。

首先,是漂流,我叫它“順流而下”。一條長約三公裏的河道,清澈見底,彎彎曲曲橫穿公園,與大西洋相通。最寬不過十米,最窄處僅一、兩米,又有暗洞或隧道,明明暗暗,虛虛實實。兩岸是爬滿了青苔的峭壁,樹木的根裸露在山壁上,一條一條的,像一幅幅抽象畫。有的枝丫伸在空中,或垂在水麵,晃得水麵上一疊一疊的綠。間或有橋橫在上麵,傳來陣陣歡聲笑語。最後一段則穿行在樹叢裏,頗有野趣。人們穿著救生衣和腳蹼,從上遊入水,順流而下,想快就快,想慢則慢,完全隨心所欲,享受自由自在漂在水上的樂趣。

昨天孩兒她爸沒有下海看魚,我們都覺遺憾。今天不由分說拉著他一起下水。可憐他不會遊泳,一路讓小豬拉著漂完了全程,僵硬的像條木棍。小狗則像條自由自在的魚,前前後後繞著我們轉,間或拉一把她爸,有時候幫了倒忙,惹得她爸一聲聲又氣又笑。我在海裏遊泳是不行的,可是這條河並不深,又穿著遊泳衣,套著腳蹼,最主要的是經過了昨天下海的洗禮,心理上是不怕的。所以,我跟著小豬,一會兒蛙泳,一會兒仰泳,要麽幹脆漂在水裏,隻動動腳,就那麽漂著。非常放鬆。唯一的不好是頭發浸濕了以後,剛燙過頭的藥水混著海水的鹹味,變成了一種異常不舒服的味道,刺激得人直想吐。所以,後半段,小狗總是離我遠遠的,嘿嘿。

第二個讓人耳目一新的地方是水族館。按說,水族館都大同小異,隻是場館的大小、動物的多少不同罷了。可是!這個水族館是露天的!而且,館裏的水直通大西洋,是活水!無論各種海魚、鯊魚、海豚、大大小小海龜,還是扁扁的魔鬼魚,都養在露天的池子裏。而池子,則是把近海的海水用網一欄一隔就大功告成。所以,所有的動物都很活潑、健康,是最自然的狀態。

第三個震撼人心的則是晚上的文化表演。拋開各種歌舞不談,最令人難以忘懷的是開場的兩場比賽:臀球和火球。臀球就是用屁股擊球。兩隊各四人,隻能用屁股打球,球網是兩個豎著的圓環,固定在左右兩邊,球穿過圓環算是得分。這其實是在墨西哥瑪雅人的古老運動,不過,當時是用生命在博弈,因為輸的一方要被殺頭、獻祭。在奇琴伊察瑪雅遺址,至今還保留著180米長的完整的球場。火球則近似冰球,點燃一個圓球,用長球棍擊打,哪個隊把球攻入對方的大火碗裏算誰贏。這兩場比賽,都是第一次觀看。盡管是表演,也令人拍案驚奇,不虛此行。

看完節目坐車回家已經十點。人困馬乏的,衝個澡就打算睡了。

晚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