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正文

三月二十七:白色沙灘上

(2019-04-13 13:52:51) 下一個

爸媽:

今天中午我們就到了墨西哥。

上飛機之前還是春寒料峭,得穿厚外套。下飛機的時候,則是豔陽高照,熱風撲麵,穿短袖都嫌熱。

雖然墨西哥就在美國隔壁,這卻是我們第一次來。旅館就在海邊,在歐式走廊上第一眼看到大海的時候,就被那純淨的蔚藍色驚得愣住了。美國東西海岸的海都看過很多次,水色是綠的,由淺及深像一塊溫潤的玉。而坎昆的海則是寶藍色,像一片閃亮的藍寶石。頓時明白了什麽是海天一色。孩子們已經驚喜地跳起來,恨不得直接衝到海灘上去。

匆匆吃了午飯,繞過碧藍的遊泳池和池邊巨大的涼棚下一個個悠閑曬太陽的旅客,直奔海灘。

坎昆的沙灘是白沙,細膩,幹淨,雖然散著很多貝殼的碎片,一點兒也不紮腳。陽光燦爛明亮,沙灘卻不燙,正是慢慢逛的最好的感覺。

沙灘上一排排各色的涼棚、遮陽傘、躺椅、掛著紗幔的床。我最喜歡的是茅草覆頂的三角涼棚,既簡單又大方,還是當地風格。

海風清爽地拂過,陽光暖暖地照著,躺在沙灘椅上,聽著海浪有節奏地拍打著沙灘,偶然有海鷗的鳴叫,夾雜在人群模糊不清的談笑中,越發顯得歲月靜好。

老二叫我們把她埋在沙灘上,堆成一個人行沙雕,隻露出一個頭,用毛巾蓋著,懶洋洋地曬著太陽。

老大靠在我腳邊,有一下沒一下地往妹妹身上埋沙,一邊聽我講《美人魚》的故事。這個故事,她打小就讀過,可偏要我用中文講給她聽。於是,在大西洋無邊無際的晴空下,我一邊講故事,一邊看著海浪一波又一波地卷上沙灘。

我講故事並不動人,可姐倆還是聽得津津有味,隨著故事情節一驚一乍的。最後,我說這個故事的結尾很好。姐倆都不同意。老二質疑:“怎麽可能是HE(喜劇結尾)?小美人魚明明死了呀!”我說:“可是,她沒有殺人,而且她上了天堂,變成了天使,難道不是一個好結尾嗎?”老大歎了口氣說:“雖然她自己變成了天使,可是,她的家人卻失去了她,大家一定都很傷心……”我乘機灌雞湯:“對啦!所以你們以後做決定的時候一定要想想家人呀,不能莽撞。”

想起自己那時候,一心想著“生活在別處”,想著走遍萬水千山。如今回頭,故鄉遠在天邊,二老隻在夢中,不是不後悔的。

希望今晚能夢見你們。

晚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