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不增不減
正文

三月二十四:父母與朋友

(2019-03-24 20:53:16) 下一個

爸媽:

現在是晚上十一點。老三打網球去了還沒回家;小豬去同學家玩了,明天才能回來;小狗有一點小感冒,吃了藥,喝了梨湯睡下了。

我獨自靠在床上給你們寫信。

有多少年沒有給你們寫信了呢?自從有了電話,就沒有寄過信回家了吧?粗略算來,總有二十來年了吧?

說起來,咱家算得上是開明的,不那麽傳統,雖然我們都不敢在當老師的媽媽麵前放肆,可和爸還是能開開玩笑的。即使如此,咱們也沒有真正平等地坐下來聊過天。在我們眼裏,你們永遠是權威,你們說的話,即使自己心裏不同意,也是要遵循的。父母和孩子,就像一片土地和這片土地上孕育出來的一棵樹,仿佛樹有多高,和土地的距離就有多遠。其實,我們都忘了,樹高千尺,紮根土地,二者是相連相通的。

這,就是我現在正在努力做的一件事:盡力和兩個女兒她們溝通,做她們的朋友。

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很多時候,我很難以孩子的眼光去看待一件事情,她們非常推崇的人物、言論、觀點,在我看來是如此的幼稚可笑,完全經不起生活的風浪。她們認為很重要的事情,在我看來完全多此一舉。

比如今天,小豬要去一個朋友家玩,在她家過夜,明天早上再去接她回來。在我看來完全多餘:分開才一天,春假不過一個星期,還能天天打電話、視頻,有什麽必要非得去人家家裏住一夜呢?要知道,送她過去,開車走高速要50分鍾。相當於從武都跑到康縣。一送一接,相當於跑兩個來回的康縣。你能接受,專門開車送她從武都去康縣,僅僅是為了去朋友家玩嗎?!而且隻住一個晚上?!

我能。

我不得不能。

因為她想去。因為附近沒有她的同學。因為這還不是住得最遠的。

現實就是這樣。不像我們小時候,很多同學都住在一個大院裏,隨便串門兒,永遠不缺玩伴。可她們不行。步行距離之內,沒有一個同學。左鄰右舍總共隻有屈指可數的幾個孩子,年齡大小不一,還都在不同的學校上學,基本不來往。她想去朋友家,我就隻有開車接送。

當然,她是開心的。歡歡喜喜地跟我說謝謝,說我愛你,說明天見。

我這麽做,一方麵當然是不得不這麽做。另一方麵,則是想和孩子做朋友:盡管不理解,但還是支持的。畢竟,我們也曾年輕,做過許多你們當年也無法理解的事。我不想讓自己的年齡、閱曆、經驗、成見,成為我和孩子之間的鴻溝。畢竟,父母與孩子是這個世界上最親密的關係,血肉相連,互相依靠,不離不棄。

就算咱們不曾成為過正真意義上的朋友,可是,爸媽,我一樣愛你們。

晚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