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耳朵

有小說,有翻譯,有隨筆,想起什麽寫點兒什麽。
正文

大學那些事兒(三)

(2020-09-30 11:18:30) 下一個

圖書館

那會兒外院的圖書館閱覽室分期刊和文獻兩個。期刊閱覽室有很多英語和中文的雜誌、報紙,日光燈白晃晃的,很亮。學外語的可以看原文,學習累了還可以看看中文雜誌解悶兒。而文獻閱覽室比較而言有點兒暗,四周的書架上都是些名著、參考書和字典。可想而知,期刊閱覽室人滿為患,需要早去占座兒,而文獻閱覽室幾乎總有空兒。

記得當時在文獻閱覽室學習的時候,還曾經決定大學期間把《中國新文學大係》都讀一遍,結果即使是當故事看,也沒讀兩本就停了,實在汗顏。

因為不用占座,我晚上大部分時間都是在文獻閱覽室念書,安靜,消停。當時比我們低一年級的一個女生 – 那一級的大班長,晚上也經常去文獻室。她每次都帶著個暖壺,一邊看書一邊喝茶。於是在那間特別安靜的大房間裏,時不時地就會響起“嘩嘩”從暖壺往杯子裏倒水的聲音,有些突兀,但也給清冷孤寂的教室帶來些人氣兒,尤其在那些冬天寒冷的夜晚。

我去期刊閱覽室都是在中午。那個時間段大部分同學在睡覺,期刊室沒什麽人。我喜歡坐在裏麵那間有大玻璃窗的屋子,窗子朝南,中午就有明亮而溫暖的陽光照在身上。我會在那樣的陽光下記日記,或者給遠在南方的當時的男友寫長信,讓日記本和信紙都染上陽光的溫暖,累了就趴在桌子上陽光底下打個盹兒。同級的一位蘇州女生曾經在圖書館給我遞了張紙條,說她覺得天天寫日記寫信的女孩兒很溫柔,讓她羨慕,也讓我實在不好意思。

晚上偶爾去期刊室,基本都是為了看雜誌,尤其是中文的那些文學期刊,當然也有《青年文摘》之類的“心靈之友”。有時也會去看外文原版雜誌,尤其是《Foreign Policy》,那是因為同班學習好的同學總以此為討論基礎,咱多少也得能插個話兒不是?那個學習好的男生也喜歡晚上去泡期刊室。有他在,我心裏覺得安靜許多,覺得好多時候他是我在那個學院裏靜心念下書去的動力。

可惜上次回老校園,發現圖書館已經拆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