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以忘憂

古稀之年,知足常樂,助人為樂,自尋其樂!
正文

閑話人生(45) 請柳大華來與朋友下棋

(2019-01-02 06:20:23) 下一個

閑話人生(45)       請柳大華來與朋友下棋

       W副廳也是我們湖北老鄉,1994年在朋友的辦公室與他相識。他當時是海南省政府某廳的處長,主要負責文教衛口的職稱評定工作。我被評為海南省首批特級教師後,受聘擔任海南省中學高級教師評委,幾乎每年都在他的領導下,參加評定高級教師職稱的工作。與他接觸多了,又是同鄉,就比較熟了。不僅知道他原來是湖北省委組織部的幹部,海南建省時調來的,而且也知道他原來還是一個性情中人。

       有一年暑假,我們回武漢與他同一航班,在天上談 天說地。邊聊邊翻閱一本休閑雜誌,看到那上麵的一則趣聞,說湖北象棋大師柳大華在1981年第一屆“五羊杯”象棋比賽時,力挫群雄勇奪“五羊杯”冠軍。他隨便問了一句你認識他嗎?

       我笑著說,何止認識,柳大華還是我的好朋友。

       我和柳大華相識在1974年。那時學校的狀況是學生無書可讀,教師無書可教。我請示水廠路中學領導同意之後,決定舉辦三項棋類(象棋、圍棋和國際象棋)訓練班。我們請的教練是:湖北省圍棋名人劉炳文和劉力父子;象棋1958年全國冠軍李義庭和他請來的年輕高手柳大華、象棋1958年全軍冠軍陳培芳、武漢國際象棋教練劉成萬等。 當年,這些大名鼎鼎的大師,都來我們棋類訓練班當義務教練。每到訓練時間,他們都是自己乘坐公交車來訓練班教學生下棋,來自武漢三鎮的學棋少年聞訊紛至遝來。後來從訓練班走出去的成名棋手有:圍棋七段國手閆安、李楊(女),女子全國象棋亞軍陳淑蘭等。

       陳淑蘭原來在培訓班是學國際象棋的,柳大華發現她下棋特有悟性,就教她下象棋,終成氣候。

       閆安從小就受他父親的影響喜愛圍棋,到棋類訓練班後,在名師劉炳文先生、省棋隊教練邵福棠老師的重點培養之下,茁壯成長,後來成為七段國手。去年我在美國時,喜聞他的兩位弟子(謝爾豪是LG杯、辜梓豪是三星杯)雙雙獲得2017年世界圍棋冠軍。真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我當年隻是一個圍棋愛好者,在湖北各位大師鼎力相助之下,辦起了棋類訓練班,沒有想到,為湖北棋界培養出新人。更沒有想到,七段國手閆安從國家圍棋隊回漢後,創辦了天元青少年圍棋培訓中心,為國家培養出了兩位世界冠軍!為湖北省培養了兩位九段國手!長江後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強。

       當年訓練學生下棋,大師們各盡其才。每每學生放學之後,大師們還要聚在一起過過棋癮。也不知道是哪位大師提議的,要舉行三項棋類教練混合賽。規定:圍棋教練與象棋或國際象棋教練比賽下象棋,反之亦然。我也去試試,結果發現象棋大師們的圍棋水平也蠻高的。我這個圍棋愛好者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但是,“下棋找高手,弄斧到班門”不僅提高了我的圍棋水平,更讓我明白了其中的人生哲理。尤為可喜的是,讓我與年齡相近的大華在圍棋對弈中加深了友誼。也因此有機會經常跟他一起去大型廠礦開展棋類活動,每次大華下盲棋都是活動的高潮。記得有一次周末的晚上,在“武漢氣發”,台下觀眾上千人,台上大華表演下盲棋,他一人與該廠三十多位高手對弈,最後僅一人下和了,其他都是他的手下敗將。相信該廠退休老工人和老幹部一定還記得。

       1990年,我調到湖北省重點中學----華師一附中,為培養學生全麵發展,提高學生的素質,在湖北省棋隊邵福棠教練的支持下辦棋類興趣班。開班那天,柳大華應邀到學校舉行盲棋表演,與二十位師生象棋愛好者對弈,全勝。柳大華“東方電腦”在棋界享有盛譽。

       W副廳是一位喜歡交朋結友的性情中人,這次回漢請我和他的老上級王部長一起吃飯。王部長退休後經常寫點文章,我也喜歡常動筆墨。於是,三人邊等上菜邊聊天,原來王部長還是一個象棋迷,他問我:“李老師象棋下得怎麽樣?

     “我喜歡下圍棋。”

       W馬上說:“李老師與柳大華是朋友,你想不想跟柳大華下呢?”

      王部長:“如果有機會向他學兩招也是人生一大幸事呀!”

      W笑著說:“李老師能不能請柳大華來與王部長下兩盤呀?”

    “我到海南後比較忙,好像海南的棋類活動也很少,柳大華一年到頭忙得很,真不知道他現在在哪裏?如果他在武漢,一個電話,他肯定來。我打電話問問吧!”

      隻能說,王部長的運氣好,電話接通後,大華在武漢。我告訴他,我剛從海口回來,有兩個老朋友很想見見他,他非常爽快答應了。

      我們四人共進午餐,邊吃邊聊。王部長的興奮點全在象棋上麵,吃完飯馬上就要向大華討教。怎麽下呢?大華確實有點為難。我隻好從中斡旋,對王部長說:“您是業餘愛好者,大華是象棋冠軍,是不是叫他讓您車馬炮半邊人馬先試一試呢?”

       王部長笑著表示同意,就這樣開始下了。盡管王部長步步謹慎,每一步都反複思考,還是技不如人,三盤皆輸。但是他非常高興,分別時緊握大華的手說,今天有幸與你下了三盤,輸得心服口服,冠軍水平確實不凡!

       W也非常高興,他說回海南後與有關部門協調一下,準備請柳大華去海南表演盲棋。後來這個活動因種種原因沒有辦成,但是W副廳確實盡心盡力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