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門奇石

職業: 外科醫生 業餘愛好: 旅遊, 文學, 京劇, 工作之餘喜歡寫些懷舊散文, 隨筆
正文

節孝牌坊背後的陳年往事------

(2019-08-09 11:07:49) 下一個

          出了故鄉縣城的西城門,在大路旁邊,可以看到很多牌坊,那就是所謂的“節孝牌坊”。我小時候常出西門去玩,那兒是必經之地,留下的印象很深。每座牌坊由兩旁的華表和中間的橫梁組成,橫梁兩頭是起脊的飛簷,簷下有鬥拱,正中刻有“聖旨”匾額,匾額四周是透雕的二龍戲珠,頂上橫額上雕有“節孝流芳、欽旌節孝”等字。牌坊立柱底部的石鼓上刻有獅子和獨角獸等動物,形象古樸生動,柱的正反麵均刻有歌頌節孝的楹聯,橫梁與立柱都用整塊石頭鑿成。牌坊少則兩間,多則四五間,一般當中的比較寬大,左右較小,這些牌坊望上去雄偉巍峨,莊嚴肅穆,可惜於五十年代為破除封建迷信都被毀掉了。

       我們家族中也曾有座節孝牌坊,在我們家祠堂附近,很小的時候每年去祭祠祖宗時可見到,但因當時實在年幼,所以也沒留下什麽太清晰的印象,當然這座牌坊後來也連同祠堂全被夷為平地了。這座牌坊不知是表彰我們家族中那一輩女長輩的,關於這座牌坊的主人姓甚名誰,早巳不知,但其事跡倒傳了下來。

       據說這位老長輩出身大戶人家,她娘家有個遠房表弟,兩人從小青梅竹馬,外麵人都說好一對金童玉女。後來長大了,兩人也早生情愫,可惜那表弟家家境不好,所以雖有意想締結婚姻,可女方家長根本不想把女兒嫁到窮人家作媳婦,那怕是親戚,於是她就成了我們家族中不知那一輩的媳婦了。這媳婦兒嫁過來不到兩年,在她生下一個兒子後,丈夫就去世了。依照她當時的處境,隻能守寡上奉公婆,下撫幼子,寂寞度日。且說她那位青梅竹馬的表弟一則因為家中貧窮,功名也隻是一個秀才;二來亦未能忘情於表姐,所以一直未娶親成家。她成了寡婦後有時歸寧,兩人倒能常相見,日久就有了私情。當得知表弟中了秀才後,沒有盤纏去省城參加鄉試,那年又恰是考試之年,她就贈了他一大筆錢。臨別之際,兩人說不盡的纏綿,表弟表示,隻要他有出頭之日,一定要再續前盟。她囑咐他說,無論考中與否,趕緊回來,她就名正言順的改嫁於他,即使被人不齒也無所謂。

        自表弟去後,她是日夜思念,度日如年,還到處燒香許願,祝告菩薩保佑他得中功名。卻說當年他表弟去省城鄉試倒是中了舉,而且得了個小官職,又用表姐資助他的銀兩捐了個同知銜,不久還得了個實缺,做他的官去了,他的上司看他有點出息,就把自家的女兒嫁給了他。開始時他也還有些兒遲疑,覺得很對不起表姐的情份,又想想自己堂堂一個現任官員娶個寡婦麵子上到底不好看;何況人家還是黃花閨女,又有豐厚的嫁妝,將來還可靠著老丈人的關係升官發財,前程無限。如此 一想,早就把表姐的恩情忘個一幹二淨,正應了薄幸男兒那“隻見新人笑,那聞舊人哭的”老話了。

      再說她表姐開始時是日夜巴望著表弟榮歸故裏來與她完婚,那知等來的卻是那負心人的消息,這打擊險些兒要了她的命,從此她就心如止水,一心侍奉公婆到去世。她的兒子也巳長到十八歲了,於是早早地為兒子完婚,小兩口很是恩愛,對她也十分孝順;可真是十分不幸,她守寡多年,好容易熬到兒子成家,而且有了個小孫子,不料想她的兒子婚後未過三年也一命嗚呼,這樣一家兩代寡婦,雖然家中有錢,但因沒有男丁,總是受家族中人輕視。

      她那位表弟有了老丈人的提攜,官越做越大,後來竟升任某省布政司,此時他亦年過不惑,也許想起當年對不起表姐的事,總算給他想了個作為他報答表姐的辦法,就以表彰家鄉節婦的名義向禮部申報旌表,有了他的運作,當然很快就由地方官為她建了一座很氣派的節孝牌坊。待等牌坊落成,在家族的一片讚揚聲中,她巳病入膏肓,彌留之際,她把媳婦叫到床邊,問媳婦她去世後怎麽辦?媳婦哭著說,婆婆守寡了一輩子,博得了貞節牌坊,她一定以婆婆做榜樣,將來也要豎一塊貞節牌坊,也好像婆婆一樣光宗耀祖,留芳百世。聽媳婦說完,她就叫媳婦把她的褲子褪下,露出屁股和大腿叫媳婦仔細看看,她媳婦隻見大腿上和屁股上密密麻麻都是大大小小的針眼。此時她對媳婦說,她這二十多年守寡,每到更深人靜之時,長夜秉燭,垂淚到天明,心中實在難受,就自己用針刺在大腿和屁股上,寡婦心中的苦沒法說,媳婦年紀輕輕,可千萬別為圖個虛名學她的樣,還是早作打算,有適當的人重新改嫁,隻要把兒子帶好。婆婆過世後,罩在婆婆的節孝牌坊的陰影下,她隻能苦熬歲月,守著兒子到十七歲也給兒子早早定了親。這年她還不到四十,終究難耐寂寞,暗地裏和自己家死了妻子的帳房先生好上了,而且又懷上了孩子。這紙終究包不住火,背後總有人對她指指戳戳,婆家和娘家都把她看作敗壞門風的淫婦,這些她都忍了。最終讓她走上絕路的是兒子未來的嶽家因了風聞她不守婦道而悔婚,於是在一個寒風凜烈的深夜,她服砒霜自盡,了結了她痛苦的一生。死後家族中人還往往會把她與她那位豎節孝牌坊的婆婆對比:一個是貞節婦人,而一個卻是所謂臭名彰著的淫婦,惡名聲到死後還始終伴隨著她。

      節孝牌坊是古代經官府奏準皇上為表揚節婦孝女而立的牌坊,流行於宋代,而盛於清代。我國在漢唐時期對婦女還沒有太多的束縛,女子死了丈夫可以改嫁,後來被一些假道學家稱為“髒唐臭漢”。隻是在宋代以後崇尚程朱禮學,對女子要求什麽“餓死事小,失節事大”,對婦女摧殘,而節孝牌坊則是助紂為虐,成了架在婦女身上的桎梏,曆代以來不知 多少婦女成了封建禮教的牲犧品。我曾見到兩首山歌唱出了寡婦的心聲:“大伯阿叔莫留連,再好田莊也係泥,百萬家財借手過,總愛床下兩雙鞋”。“六月難過當晝心,守寡難過五更深,不想貞節牌坊豎,隻想嫁郎結同心”。

      關於貞節牌坊,我還從一本野史上看到一個傳說。據說曆史上曾有一位名叫朱耀宗的狀元,自幼喪父,由母親陳氏含辛茹苦撫養成人,十年寒窗苦讀,一朝金榜題名。歸家前,朱向皇帝請旨,稱母親守寡把他撫養成人,一生辛勞 ,希望能為她豎貞節牌坊,皇上當即準旨,並命禮部下令當地地方官建坊旌表。朱回家就把這喜訊告訴了母親,令他大吃一驚的是陳氏聽後卻痛哭起來,原來陳氏雖未再嫁,但早巳想與兒子的老師結婚,隻等兒子參加完考試再告知兒子;沒想到事情的發展出乎意料之外,若是如此他就有欺君之罪,於是隻好懇求母親放棄想嫁人的想法。陳氏與兒子說:“你去拿一件我的羅裙,洗於淨後晾到院裏,如果後天衣服幹了,為母就不嫁,如衣服沒幹,那就再嫁。”此時朱看看外麵正是個大好豔陽天,想來衣服曬幹絕無問題,就說好吧,卻萬沒想到羅裙洗好的當天晚上就下起了大雨,而且接連下了幾天,衣服當然沒幹,朱隻得回京城向皇上請罪,皇上倒也沒怪罪,隻說了句“如此天作之合,就由她去吧。”於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這句話就流傳了下來(我們家鄉對這句話還有點改進:天要落雨擋不住,娘要嫁人拉勿住)。當年林彪出走,周恩來向毛主席報告怎麽辦?據說毛也說了句“天要下雨娘要嫁,隨他去吧。”

       近年來我常去各地旅遊,在一些比較偏遠的鄉村,還能看到保留得十分完整的牌坊,其中也有不少節孝牌坊,在晨暉暮色中,一座座巍峨的牌坊靜靜地佇立著,見證著歲月的滄桑,似乎也還能在那些冰冷的石頭上隱隱看到當年寡婦們的點點淚痕。

 
[ 打印 ]
閱讀 ()評論 (4)
評論
劍門奇石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花似鹿蔥' 的評論 : 不,在江蘇,安徽保留的最多,我們那兒都被當官的不學無術的人拆光了,真可惜
劍門奇石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高楓大葉' 的評論 : 謝謝您看我的拙作
高楓大葉 回複 悄悄話 寡婦真的很苦啊
花似鹿蔥 回複 悄悄話 你家在安徽歙縣?記憶中的那些牌坊令人震撼。還看過一本書,名字忘了,其中一個故事講,當年年輕的寡婦守節,夜裏睡不著覺,就把一碗黃豆撒在地上,借著月光再一粒一粒撿起來,以消磨漫漫長夜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