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涼好秋

留不住歲月,就記錄下歲月裏的日子
給自己,也給願與我分享的人
(歡迎來訪,轉載請告知)
個人資料
正文

變化的勇氣

(2022-07-23 15:58:46) 下一個

變化的勇氣,這個標題最近不停地在腦子裏閃現,反省一下應該是潛意識裏對最近發生的諸多變化的掙紮吧。年輕時初生牛犢不怕虎,對變化似乎沒有太大的感覺,稀裏糊塗,順理成章,背包一跨就出發了;如今也許是越來越害怕失敗了,對每一次變化都變得越發敏感起來。

英語裏有個說法叫Things come in threes,在家裏的老人孩子的變化先後登場之後,自己十幾年不變的工作也在這個節骨眼突然發生了變化。在同一個辦公樓一紮十多年一直盼望能有個改變,如今終於如願,卻從拿到Offer的那一刻起心裏就象住下了一頭亂撞的小鹿。

一直以來的老板由於長期養成的對我工作的依賴感,堅持讓我留下三周整理好工作中的每一個細節才肯放行。一會兒想起一件小事,讓我show她一下,一會兒又突然冒出另一件小事,讓我告訴她怎麽做。其實我不在,別人也都會做得很好的,寫那麽細的工作程序應該根本不會有人去花時間看,但我還是盡最大的努力去安撫她的焦慮。

老板是一位非常不喜歡變化的人,每年,每個月,甚至每天固定的時候做什麽,就象一個上了發條的老鍾表一樣。連每年聖誕節度假都是去同一個地方,住同一個房間,假期一結束就把下一年的假日訂好。為了留住熟悉的人在身邊工作,這些年她可是煞費苦心。別的部門的人員換得象走馬燈,我們部門很多年來都是熟悉的這些麵孔。樓裏裝修,別的樓層都變了樣,我們部門卻仍然保持著老古董家具,磨損的老地毯,連牆上的每幅畫都沒有動過。曾有人過來辦事,笑我們辦公室還停留在70年代,一點不假。

有時候也挺珍惜這種不變的感覺,就象小時候爺爺家屋簷下每年春天都飛回來的燕子,小院裏每個夏天都結出的沉甸甸的紫葡萄,以及每個秋天都掛滿枝頭的大紅棗,是一種美好的情懷和回憶。

結婚之後看到公公婆婆的生活也是這樣,形影不離地生活了幾十年,每天五點起床,打掃衛生,去早市,做一日三餐,清洗整理,小小的家總是收拾得一塵不染。周末我們回去吃飯,包餃子,蒸包子,烙餡餅,炸藕盒,一年到頭重複著一樣的滋味。公公婆婆來自東北,每年入冬前買大白菜醃酸菜是他們鐵打不動的重要活動。我那時候對酸菜其實一點也不感興趣,現在有時候夢裏會想起婆婆做的酸菜蒸餃,感覺很香,隻是再也吃不到了。婆婆走的那年正是醃酸菜的季節,剛忙活完葬禮,老公公就拉著LG幫他買了一車大白菜,搬到樓上,照每年的做法醃在大缸裏,壓上石頭。婆婆不在了,醃那麽多酸菜肯定是吃不完的,但LG還是認真地跟老父親做完了這件事才離開。之後的幾年不再聽老公公提起要醃酸菜了,估計他自己也是覺得沒必要再做了。

婆婆在的時候,從來不去飯店吃飯,說家裏吃得幹淨,放心,什麽都是自己做。這幾年公公一個人生活,開始嚐試有時候買早點,我們時不時還隔空從網上給他訂些外賣。看他還挺享受這種自由的!當然最近突然的住院和身體變化,對老人家又是一個很大的改變和挑戰。看大哥發來的視頻,右邊身子動不了,老人家正在每天積極地練習用左手吃飯和寫字。

很多年前看過鞏俐出演的《周漁的火車》,印象很深,講述的也是關於重複生活的故事。裏麵的周漁每周都堅持不懈地乘火車到省城看望自己的愛人陳清(梁家輝扮演),隻是因為這個男人曾經為她寫過一首詩。這種重複成了她生活的寄托,深入骨髓的規律,雖然這個男人懦弱清貧,一事無成。中間還出現了一個有熱情,有男人味的男人張強(孫紅雷扮演)讓她動搖過,但每周一次晃晃悠悠去探望陳清的火車變成了她生活的一種依賴,一種寄托,一種枷鎖。沒有了它,她完全就沒有了方向。後來陳清被派去支邊,即使張強一再挽留,她還是最終毅然決然跟隨陳清而去,又坐上了她離不開的每周一次的探望陳清的火車。電影的結局沒有提供畫麵,隻是張強從別人口中打聽到由於邊疆的山路崎嶇危險,終於在一次去探望陳清的路上,周漁和她的火車一起翻下了山穀… …但願這是對她重複無味的生活的一種解脫和救贖吧。

第一天到新的辦公室上班的時候,空空的沒有一個人,包括老板在內那天都在遠程工作。我根據事先給我用email發來的樓層圖找到了自己的辦公桌,又自己給IT打了電話,設置好了我的電腦,這就正式進入了加速道,開始了新的工作。沒有培訓,沒有具體的工作程序,一切資源都在雲端,需要自己去拚湊找答案。和以前的工作環境和習慣完全不同。腦子裏有時候會突然產生一種孤獨感,思念起以前的同事和市中心繁忙的大樓。

跟LG叨叨這個變化,他說這不正是你以前一直向往的工作方式嗎,可千萬不要葉公好龍啊!

我笑,葉公好龍這個成語還真的是非常形象!很多時候我們盼望變化,可變化來的時候,還是需要勇氣去麵對,不要象這位葉公一樣鑽到床底下!

找出《葉公好龍》的原文和譯文自省,共勉!

葉公好龍

劉向 〔兩漢〕

葉公子高好龍,鉤以寫龍,鑿以寫龍,屋室雕文以寫龍。於是天龍聞而下之,窺頭於牖,施尾於堂。 葉公見之,棄而還走,失其魂魄,五色無主。是葉公非好龍也,好夫似龍而非龍者也。

譯文

  葉公子高非常喜歡龍,衣帶鉤、酒器上都刻著龍,屋子內外都雕刻著龍。他這樣愛龍,被天上的真龍知道後,便從天上來到葉公的住所,龍頭搭在窗台上探看,龍尾伸到了廳堂裏。葉公一看是真龍,轉身就跑,被嚇的像失了魂似的,驚恐萬狀,茫然無措。由此看來,葉公並不是真的喜歡龍,他喜歡的隻不過是那些像龍卻不是龍的東西罷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4)
評論
菲兒天地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迪兒' 的評論 : +1

同意迪兒的分享。

好秋的文,總是給人帶來思考,啟迪,並且非常真實。
天涼好秋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迪兒' 的評論 : 問候迪兒!確實應該時不時強迫自己從舒適區邁出來看看。
迪兒 回複 悄悄話 理解你對於變化的擔憂。有點年齡之後,人的適應性變差,適當地強迫自己走出舒適區,會帶來柳暗花明的欣喜。祝福好秋。
aunt4 回複 悄悄話 Wise!!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