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小音

留不住歲月,就記錄下歲月裏的日子
給自己,也給願與我分享的人
(歡迎來訪,轉載請告知)
個人資料
正文

評價一下《歌手2020》

(2020-04-26 10:13:08) 下一個

一向不太愛寫評論,尤其是在網絡,社交媒體如此發達的今天,打開電腦,各種評論已鋪天蓋地,無需再花時間寫自己的感受。不過看完今年的《歌手》,不知為何有想記錄一下的衝動。

《歌手》是國內我目前唯一跟著看的一檔娛樂節目,今年已經是第八季。喜歡這個節目,主要是它給人感覺很真誠,無論是製作人洪濤,音樂總監梁翹柏,來參加節目的歌手,還是每次歌王總決賽的主持人何炅,都讓人覺得親切,舒服。

今年趕上了百年不遇的新冠疫情,大眾評委和外地的歌手都不能到現場製作節目,采取了“雲”錄製的方法,自然是少了歌手現場演唱的感染力,樂隊舞台伴奏的聲響效果,以及和觀眾互動的熱烈氣氛,但覺得電視台已經盡了力,在可以做到的條件下做到了最好。

這次請來的每位歌手都非常努力,也都很有才華。好幾位歌手都是創作歌手,已不單單停留在單純演唱別人的作品,而且都在非常大膽地嚐試不同的曲風和音樂形式,讓我看到了中國音樂人的進步。

不過也出現了非常令人擔憂的現象,比如電視台擅自改動歌詞或歌名。看節目的過程中注意到一兩處,開始隻是皺皺眉,覺得可能是字幕員不小心打錯了,人人都會犯錯誤,沒什麽大不了。比如台灣歌手徐佳瑩演唱的台灣老王樂隊的歌曲《我還年輕, 我還年輕》,非常明顯的一句歌詞“給我一瓶酒,再給我一隻煙”,字幕上出現的是“再給我一隻眼”,引起了網民們的一番騷動和調侃,我當時隻是覺得好玩。

後來看網上有議論這件事,說獲得本屆歌王的華晨宇的歌詞和歌名被改動的最多。今天寫文的同時我認真地又看了一遍他演唱的《神樹》這一首歌,發現竟然有多處歌詞被改動!“太多生命無一幸免,都失控”被改成了“太多生命無疑心願,多時空”;“大人放逐孩童被困”被改成“孩童被問”;“拆碎這座萬籟的牢房”竟然被改成“老房”!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湖南衛視在我眼裏一直是國內比較開明的一個電視台,這樣做是很悲哀的一件事。

華晨宇這次是第二次參加《歌手》的比賽。上一次是2018年,由於國際巨星Jessie J. 的參加,他得了第二名,但當時就很為他的音樂才華和創作能力而震撼,驚喜中國的新一代歌手開始有自己的獨到見解,並能用歌聲和音樂大膽地向世界表達。

華晨宇唱歌現場爆發力很強,非常投入,不同的音樂形式,包括搖滾,rap都糅合在演唱中,服裝,舞台設計和燈光也都很有講究,有一起參賽的歌手評價說他喜歡親自參與指導編排演出的每一個細節,如果將來不當歌手了,可以勝任舞台總監一職。

我對華晨宇歌曲的曲風不能說都喜歡,覺得有的有些鬧,有些亂,但欣賞他的每一首歌的歌詞和編曲,非常用心,有層次,有內容。我常常會花時間回頭再聽,細細體會。

偶爾在YouTube上看到了他這首《與火星的孩子對話》,非常安靜平和,唱自內心的一首歌,和他平時在舞台上的表現風格完全不同,反複聽了幾遍。後來知道這是他創作的“火星三部曲”的第三首。他在這次比賽中演唱了前兩首《好想愛這個世界啊》和《強迫症》(原名《瘋人院》,不知是不是又是節目組改的歌名),沒有唱這首歌也許是因為怕這首歌太安靜,烘托不起現場氣氛?

其實這正是這季《歌手》我不喜歡的一點,就是歌手們的演唱越來越注重嘶喊,好象誰嗓門大,誰能飆高音,甚至海豚音,誰就能獲勝。象毛不易這樣非常有創作天才,作品朗朗上口,能唱到人心裏去的安靜唱歌的歌手第一輪一出場就被打了下去,真真的令人遺憾!

這次《歌手》還有一點不喜歡的是它的奇襲賽製,一驚一乍的,影響了靜靜地欣賞音樂的那種美好的享受感。尤其是決賽時的兩次奇襲,讓周深和來自日本的米希亞兩位資深唱將頓失最後演唱的機會。而且他們遭奇襲的還是幫幫唱環節,幫唱嘉賓的表現直接影響著觀眾的打分,根本不能完全代表歌手的個人演唱水平。覺得非常之不公平!這種賽製或許放在其它新人選秀類節目中更適合一些?

最後貼上這季我喜歡的兩首歌跟大家分享:

周深的這首《達拉崩吧》妙趣橫生,一人扮演多個角色,給我帶來歡樂。

蕭敬騰攜林俊傑一起專門為這季《歌手》創作,並在總決賽上演唱的這首《Hello》,無論歌詞和舞台設計都打動到我。覺得節目組可以考慮把它用作《歌手》節目的主題曲。

這就是我心裏的《歌手2020》。湖南衛視今年在節目名稱中專門加上了“當打之年”這四個字,我個人不太喜歡,因為名次在我看來真的不重要,更不喜歡看到用打打殺殺來比拚音樂。

謝謝《歌手》伴我度過了這兩個月沉悶的時光,期盼明年看到它更多的進步,歌手們能夠更加多樣化,更加自由地詮釋音樂!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暖冬cool夏 回複 悄悄話 我以前看過,現在好久沒看了,跟不上了音樂的時代變化和發展。
登錄後才可評論.